登录

进化战争:微众银行的1800天

科技资讯 置顶
0 32664


浅友们大家好~我是史中,我的日常生活是开撩五湖四海的科技大牛,我会尝试各种姿势,把他们的无边脑洞和温情故事讲给你听。如果你特别想听到谁的故事,不妨加微信(微信号:shizhongmini)告诉我。

进化战争:微众银行的1800天

文 | 史中

大家准备好了没?一二三,一起按!

站在七八十号同事中间,马智涛如乐队指挥般伸出双手,优雅地挥下去,脸上洋溢着幸福。

大家生无可恋地看着自己的“顽童”老板,同时按下了手中的按键。

这群人不是在做什么宗教仪轨,他们其实是在检测一个神秘系统的稳定性。。。因为时间实在紧迫,自动压力测试工具还没准备好,老司机马智涛急中生智想出了这种“人肉测试” 的骚操作。

从那一刻开始,五年时间像野马狂奔,故事如升腾的烟花猛然闪耀,照亮了那些孩子的面孔。

当年手动测试的那些神秘代码,日后又经过了1亿人的千锤百炼,如今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民营银行——微众银行——的核心系统。

而马智涛坐在我面前,依然笑得像个风中的孩子。

一群“技术信徒”兼“未来预言家”,如何用了五年时间盖起了一座离经叛道的“分布式”银行?科幻电影中才有的“分布式商业”,真的会降临人间吗?

我比世间所有人都更想知道答案。

马智涛

(一)“离经叛道”的银行

2014年一天晚上,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一间会议室,五个人围坐。

夜色沉沉,马智涛攥着签字笔,心无旁骛地在草稿纸上画一张图。大家安静地看着。末了,马智涛把纸推向大伙儿,说,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微众银行”底层总架构。

当时的手绘架构图

恕我直言,这个图很“怪异”,甚至可以说离经叛道。因为它完全相反于当时所有银行使用的“集中式架构”,而是一个“分布式架构”。

刚才遇到了两个生词。这里中哥稍微解释一下。

银行开门接客,会对账户、数据进行频繁的读写和计算。这理应需要一套高性能的计算存储系统。集中式架构就是把存储和计算能力都集中在一台超级计算机上,像一个巨大的航空母舰,甲板上塞满了了各种武器,火力超强;分布式架构就不同了,是用很多小服务器组成存储和计算集群,像一群护卫舰,各自拥有舰载武器,编制成一个很能打的战斗军团。

简单理解:如果经典银行的集中架构是一个“诸葛亮”,那么“分布式架构”就是一堆“臭皮匠”。

你可能会说,等等,这可是要开一家银行耶,怎么搞得跟开饭店似的放飞自我。。。这帮人为啥好好的诸葛亮不用,非要特立独行地重新研究一群臭皮匠呢??

故事还要从一顿午餐说起。

两个月前,还在顺丰集团任职的马智涛在一次饭局中偶然碰到了老同事顾敏。席间,顾敏跟马智涛介绍了一个能够“创造历史”的神秘计划,并且有意邀请马智涛“入伙”。

说到历史,我们不妨把镜头拉远。

那一年,新中国金融史正在经历一次烟尘飞扬的巨大转折。什么转折呢?多年以来,银行都要“官营”(国有资本参与),不过,鉴于发展形势的变化,国家正在筹备第一批“民营银行”。

而顾敏,正是第一批民营银行中的第一个——“微众银行”——的筹备组负责人。

这是前几家民营银行的获批时间

你可能会追问,街头有那么多工农中建交的国有银行,巷尾还有那么多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还要“民营银行”干啥呢?

其实,民营银行会从经济、政治、民生各个方面影响每个人,篇幅有限,中哥只从技术角度来说。

你还记得刚才我们把传统银行的“集中式架构”比作诸葛亮吧?其实,诸葛亮并不完美。

1)这个诸葛亮太远。

如果把“集中式架构”像乐高积木一样拆开,你会发现它是由“IOE”拼成的。所谓 IOE,是指美国的 IBM、Oracle、EMC 三家公司。他们分别在“小型计算机”“数据库”“高性能存储”三个领域处于国际垄断地位。而这三个技术,恰恰是银行系统不可或缺的“氧气”。IOE 话里话外都疯狂暗示银行,“你可以不买我们的产品,但你要为后果负全部责任”。

而且,这些系统是个“黑盒子”,中国人不会修。远在美国的服务商,也并不能在系统出问题的下一秒就火速赶到。于是,“自主可控”四个字逐渐浮出水面。

2)这个诸葛亮太贵。

IOE 的产品个个光泽动人,人见人爱。它的问题不是贵,是让人死去活来的那种“血贵”。银行为 IOE 核心系统所花的费用,占据了总成本的很大一部分。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为了收回成本,银行必须多做高利润率的大生意。而利润率比较低的“普惠金融”,就很少有人敢做了。

而目前国家的发展,最需要的恰恰是“普惠金融”。

IBM 小型机

事实上,这两个问题正在疯狂迫近,从“远虑”变成“近忧”,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探索新路。而新建的民营银行没有固有的 IOE “包袱”,对于新技术又很敏感,简直是不二人选。(国家批准腾讯作为微众银行的股东,想必也正有技术方面的考量。)

回到顾敏和马智涛的午餐。

顾敏向前探了探身子,问马智涛:“我想请你来,从零开始用新技术做一套银行的核心系统,我们用它来做普惠金融,一起改变历史,你有没有兴趣?”

马智涛当时就如电流穿过身体,说到“新技术”,他脑海里瞬间闪过了自己梦了好几年的“分布式架构”。前几年,他离开平安科技加入顺丰集团,很大的原因也是传统金融架构阻力太大,没办法推进技术改革。眼前的机会,莫不是上天的眷顾?

他赶快答应了这个邀请,随即去平安寻找合作了多年的伙伴们。当年有好多“改革派”的同事,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壮志难酬。于是,这次香格里拉会议室里,都是相识十年的老伙计。马智涛的英文名字叫做 Henry,所以老朋友都这么称呼他


Henry 手绘的“分布式架构图”,也正是他们心中积聚已久的蓝图。

烟雾缭绕的彼岸,有一方心心念念的蓬莱仙境。

(二)“保守主义”的银行

险峰总是伴随陡崖。

银行在古代叫做票号,最初就是生意人存钱取钱的地方,对国家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宠物”。时至今日,可换了天地。今天的银行负责把资本的血液输送到每个细胞(企业和个人),就像“心脏”一样,需要精准地律动,哪怕“罢工”一秒钟,各个器官都会“缺血”,这绝非儿戏。

用一个从来没有人用过的材料来构建这颗心脏,一旦成功,微众银行将开创历史;一旦出问题,那么千古罪人也是自己。

对于这个后果,马智涛心里如冬天的湖水一般清晰。

从天空俯瞰,微众银行的技术人员大概可以分为两拨:一拨是来自传统银行的技术人,他们更熟悉传统金融架构和风险控制;一拨是主要来自微众银行股东腾讯的互联网技术大牛,他们对“分布式架构”门儿清。

就像一辆马车,如果互联网技术人拉动的力量过大,当然架构更灵活,但会更多牺牲金融的安全性;如果金融技术人拉动的力量过大,当然更稳妥,但很有可能让架构的成本超标。

左边是成本的悬崖深谷,右边是安全的万丈深渊。老司机必须全神贯注地拉紧缰绳,偏一点都不行。

微众银行科技团队早期全家福 拍摄于2015年4月

“怎样才能既采用分布式架构,又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呢?”躺在床上,马智涛可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人人都去银行存过钱,你知道传统银行会在不同城市设置“分行”,除了方便用户,其实它还有一个重要作用就是“风险隔离”。如果一个分行的系统发生了故障,那么影响的只是这一个分行的用户,就像四堵铜墙铁壁挡住了炸弹爆破的威力。

分行

作为民营银行,微众银行根本没有线下网点,其实不用设立分行。但马智涛多年的金融直觉告诉自己,“分行”一定要设,只不过,这个分行不是由钢筋混凝土组成,而是由硬盘、内存、集成电路组成的“虚拟分行”。

他专门嘱咐同学们:给每个虚拟分行单独分配一个机柜。

虚拟分行

Henry,那个,我们其实不用把这些“虚拟分行”真的放在不同的机柜里,在软件里把他们分成逻辑上的“虚拟分行”就行啦!就像把硬盘分区那样。

有同事以为马智涛对技术不够了解,善意提醒道。

Henry 笑笑,解释说:“其实我知道,那样对于资源的利用率最大,也最灵活。那确实是我们的目标。但在最初的一年里,谁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问题,只有这样‘真·物理隔离’才能保证一秒钟之内就定位出问题出在哪台机器上。”

于是,当时在微众银行的数据中心,六十多个机柜,真的是每个机柜里面装了一家分行,就像一个个小山头,泾渭分明,蔚为壮观。当然,这事儿用户不用操心,新来一位用户,系统就会像学校分班一样,自动给他安排进一个虚拟分行。

“分布式架构”确实大大降低了成本,但也引入了一个新的大问题——服务器之间的数据交换非常频繁,需要很多套高可靠又高性能的“消息总线”设备。而市面上最好的“消息总线”,偏偏又来自一家外国设备厂商。

本来大伙儿雄心壮志,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做出自主可控的银行核心,但现在又有绕不过去的瓶颈,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时间如沙坠落,微众银行开业倒计时,技术团队必须马上拿出方案。

有同事跟马智涛主动请缨:我带几个兄弟来紧急研发一套总线。我就不信我们中国人做不出来高性能总线!

马智涛想了又想,还是拦住了同学们:“我明白大家的心意,但这个时间我们不能抢。我的意见是先买国外的设备,但这绝对不意味着我们要用它一辈子。我们要同时启动替代方案的开发,争取早一天把它们再换下来!”

就这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马智涛像驾驶 F1 赛车一样,一脚踩着油门,一脚踩着刹车,有些地方拼命节省成本,有些地方又不计成本,诚惶诚恐地带着同学们一锹一锹地夯土,一砖一瓦地砌墙,一根钢筋一根钢筋地检验,万丈高楼层层堆垒。

(三)“国产化”的使命

2015年,微众银行正式营业 。

那个春天,还挤在临时的办公楼里“创业维艰”的微众银行同学们,迎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李克强总理视察微众银行。

那次视察中,总理亲手按下了按钮,远在四川的货车司机徐军获得了3.5万元的无抵押小额贷款。那是微众银行执行的第一笔贷款,也是中国民营银行的第一笔贷款业务。

马智涛和同学们心潮澎湃,这意味着历史上第一个采用新技术的民营银行顺利连通了中国人民银行。从此,中国银行业的躯体,流淌着一股国产技术的血液,它将成为一粒种子,在后来者心中生根发芽。

然而,对微众银行技术能力的马拉松式考验才刚刚开始。

如果把传统银行的业务比作迫击炮,一炮砸出一个坑,那么微众银行的业务就是微型冲锋枪——把很多小额资金借给个人和小微企业,单笔交易不大,但是数量非常密集。可以想见,这套底层的分布式架构将会被数据来回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然而该来的总会来。

2015年5月,微众银行的主力贷款业务——“微粒贷”——正式上线测试。

贷款科技负责人江旻坐在座位上,按下了贷款按钮。他成为了继卡车司机徐军之后,第二个拿到微众银行贷款的人。当时马智涛就站在他身后,激动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手里紧紧握着一个保温杯。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马智涛和同事们等了很久,等到他们都已经不那么年轻了。

2015年5月15日,微粒贷接入手机QQ;2015年8月,微众银行独立 App 上线;2015年9月,微信用户看到了微粒贷的申请入口,当年底,微众银行的用户很快冲到100万人。

2015年8月15日,微众银行独立 App 上线那天,也被定为微众银行“分布式架构”的正式投产日。

很巧,那天是星期六,也正好是技术部门的同事李凌举办婚礼的日子。过去的一年时间,李凌由于加班过于频繁,被女票“严刑拷打”。她甚至气哼哼地说:什么“微众银行”,八成是编出来骗人的。。。。

结婚当天,李凌邀请了一众同事,还专门把领导马智涛推到台上。马智涛拿着话筒,对大家说:“我证明,前一段日子,李凌同学虽然经常不回家, 但确实是在干活。至于微众银行,确有其‘行’,大家可以掏出手机,跟我一起下载 App 。”

中哥也是微众银行App的用户 敢账户截图的那种

没有技术生来完美。最初的一年里,年轻的分布式架构确实会出现小毛病。但是由于金融级的冗余设计,用户并无感知。而且由于虚拟分行的,即使出问题也会被限定在小范围内。随着小问题被排查修复,一个银光闪闪的分布式银行核心架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终于,到了马智涛和团队兑现之前“小承诺”的时候了。

运行了一年,同学们确信对这套分布式架构了如指掌,说梦话都能背出技术指标,闭着眼睛都能庖丁解牛。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马智涛终于下令把独立在不同机柜里的“虚拟分行”打散。

不过,打散绝非易事——这个银行系统正在运转中,他们发现,自己相当于给一颗跳动的心脏做手术。

但承诺就是承诺,当初的卧薪尝胆的保守不就是为了快意恩仇的未来么?墙,是一定要拆的。为此,同学们开发了很多辅助工具,就像拆除炸弹引信那样,小心翼翼地抽掉“虚拟分行”之间的物理壁垒。

到了2016年,所有的虚拟分行已经完全被打散在各个服务器上。一切仍然如丝般顺滑。

同学们长出一口气,不过他们连半天都没歇,就要去兑现另一个诺言了。

随着微众银行业务的扩张,服务器越加越多,对于国外那家公司的“消息总线”设备需求量越来越大,一年多时间,微众已经成为了那家厂商全球最大的客户之一。

外国公司感觉天上掉馅饼,高兴得鼻涕泡都出来了。根据他们的经验,自家的“消息总线”做得非常好,这就像心脏起搏器一样,用了就不可能戒掉。“这么大的采购量,将来我们盆满钵满衣食无忧呀。”

没想到,就在2017年,对方拿着年度销售计划找到微众时,微众银行的童鞋们说,对不起,我们自研技术已经替代了你的产品,后面可能没办法再合作了呢。。。

原来,马智涛和技术同学已经花了一年时间,悄悄为这颗心脏更换了所有“血管”(消息总线),国外厂商的昂贵设备,仅仅服役一年多,就被拆下来放进了库房。

最后一个国外产品退役时,顽皮的 Henry 专门组织同学们开了一个庆祝会,他们还印了T恤,上面写着:“Bye-bye” 。

这是当时的合影

这一刻,微众银行的国产分布式核心架构彻底告别了对于国外厂商的依赖。这让人开心,也让人紧张。

以往银行系统出了小故障,攻城狮们还可以埋怨“老外的系统咱控制不了”。而从今天起,手握纯国产技术,兴、衰、荣、辱,可全都压在这群中国技术宅身上了。

(四)成本,成本,还是成本

2015年,微众银行的客户达到了100万。这对于分布式金融系统的承载力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但对于银行业务来说,100万用户其实并不多。

这并不是没有原因。

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不可能一出生就被虎爸虎妈撵到山上拉练。第一批民营银行,无论从国家政策,还是银行自身探索业务,都走得非常非常谨慎。

而岁月静好的吃瓜群众很难体会到这些从业者的负重前行。他们一开始对民营银行的心理预期特别高,以为从微众银行可以拿到超高利息的理财产品,可以贷到很大的款项,但是渐渐发现它毕竟只是一家银行时,失望的情绪油然而生。

这些情绪,甚至渐渐感染到微众银行内部。人性本来如此,住惯了天堂,即使回到人间,都感觉像地狱一样冰冷。

2015年,微众银行录得5.8亿的亏损。

有些同学心思开始活动了。

一方面,根据以往在互联网行业的经验,一个产品半年都做不起来,就该另谋出路了。而另一方面,微众银行国产首个“分布式架构”的光鲜履历,让很多技术同学离开微众之后马上可以成为互金创业公司的 CTO,这个诱惑可以用“真香”来形容。

于是,不断有辞职信递到马智涛面前。

当时知乎上的一个回答,代表了一些同学的想法。

马智涛无比认真地挽留每一个人,因为他很清楚,微众银行最艰难的时候就是当下。而现在当务之急,恰恰是沉住气把技术底层做扎实,一分一厘地降低每一笔交易的 IT 开销,准备迎接席卷而来的万亿用户。

马智涛的判断,并非是毫无来由的乐观。

和互联网不同,银行业其实是个特殊的行业。

用微信说一句话,和用QQ说一句话,用户的感受是有不小差别的。所以微信用户不会轻易成为QQ用户。但是,在同等安全性的前提下,把钱存在A银行收到的一块钱利息,和把钱存在 B 银行收到的一块钱利息,对于用户来说是完全一样的。无论是存款还是贷款,我从A银行出门左转分分钟就能成为B银行的客户。

这种情况下,银行之间的竞争,其实就是两个重要指标的竞争:安全、成本。

由于银保监会对于银行的安全性有统一要求,大家做得都不差,所以竞争的指标只剩下一个——成本。

成本有多重要,不妨举个栗子:

有一类贷款生意,每笔赚100块,但是我的成本就是100块。那这个生意我做不做?我肯定不做。因为做多少都不会有一分钱利润。但是,同样是这个100块的生意,我的成本降低到了99块,我做不做?不仅做,而且有多少做多少。最好有1亿个这样的生意一起做,那我就赚了1亿的利润。

你看,每单差一块钱,结果总体差出了一个“小目标”。

中哥特别喜欢用大海和礁石作比喻。

银行的成本就像大海的海面。而每个人(或企业)就像一个个礁石。一家银行的海平面在标准的位置上,可能露出来的礁石只有100块;如果它的海平面降1米,可能露出来的礁石就有10000块;如果海平面降2米,也许你就会发现一块大陆抬升出海面。

马智涛之所以在微众只有100万用户的时候,还在一门心思地拼命为银行降低 IT 成本,就是因为他知道,水面之下一米,就有一块“普惠金融”的巨大大陆。哥伦布已经遥望美洲,这个时候,决不允许功败垂成!

正如股票一样,有人在最低点卖掉,有人在最低点抄底。2015年的微众银行,有人走,也有人来。

老腾讯技术人范瑞彬就是这个时候加入微众银行的。

马智涛交给他们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区块链。

你可能会吐槽,怎么老司机的弯拐得这么猝不及防?上一秒还说要降低银行成本,下一秒就要发行虚拟币了割韭菜吗??

别急,这个质疑可真是冤枉他们了。

微众银行区块链负责人 范瑞彬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币确实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但是,虚拟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形式,这种技术完全可以不用在发币上。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微众银行区块链负责人范瑞彬就跟团队商量,定下了“不发币”的铁律,把区块链技术的目标锁定在“降低成本”上。

区块链,究竟怎么降低成本呢?

(五)区块链和世界的“摩擦力”

早在微粒贷刚刚上线的时候,马智涛的直觉就告诉自己,这里面似乎有技术腾挪的空间。

微粒贷贷出去的钱,并不纯粹是微众银行的自有资金,背后其实有两三家银行在一起贡献力量。简单说,在一些贷款中,微众贡献了“流量入口”和“风控能力”,而其他银行贡献了“资金”。

好,问题来了,合作贷款的盈利,几家银行要怎么分?

你可能会说:“简单呀,银行之间提前商量好分成比例,然后二一添作五,凯撒的归凯撒,李逵的归李逵就好了。”

没错,但细节里有魔鬼。为了分清利润,每一笔进出账,银行之间都需要进行“对账”操作。而这个对账是需要耗费人力和算力成本的。

了解区块链的童鞋会知道,区块链的本质就是一个分布式的大账本,账本嘛,当然可以解决“对账”的问题。

为了防止有些浅友仍然不太明白区块链的工作原理,这里中哥再简单科普一下:

假设中哥欠幺哥1块钱,说年底还。幺哥怕中哥赖账,请来100位浅友,每个人都在小本本上记下:“中哥欠幺哥100块钱”。到年底只要把100个浅友的记录找来看就行。甚至,当时有人没听清记错了账都没关系,只要其中超过半数的人都记对了这笔账,中哥就没办法抵赖。中哥如果实在想抵赖,必须得找到100个浅友中的至少51人,然后贿赂他们,让他们偷偷在账本上作假。但是为了黑掉幺哥的100块钱,我又得找到这么多浅友,还得说服这些正直的人儿作假,不知道要付出多少成本,所以造假在逻辑上就很难成立。

ok,区块链的道理讲完了。

你看,化学反应产生了:利用区块链的记账机制,大家都相信不会有人作假,于是也就少了很多扯皮的可能性。这就大大降低了社会协作的成本,用厉害一点的词——这降低了社会的“摩擦力”。(中哥在另一篇文章《微众银行梦见区块链》中,就详细讲过这个问题,墙裂建议你复习。)

要知道,不仅仅是微粒贷,世界上很多商业合作都包含“对账”这个环节。如果搞出一个成熟的区块链底层技术,不仅微众银行自己可以用来降低成本,还可以帮助其他行业降低他们的成本啊!

马智涛想着想着,发现一切都对了。

不过,宏图千般好,实现靠躬行。

从2016年初开始,范瑞彬就带领区块链团队找到合作的银行,一起尝试用区块链技术先“小试牛刀”——做出一个“对账系统”。

平胸而论,区块链技术并不难,但别忘了,银行还有“安全”这条红线——要把区块链做成具有金融级安全性的产品,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需要做很多额外的安全设计。

为了保证绝对安全,微众的技术宅们学会了老板马智涛那一招——把区块链节点服务器和银行服务器做了物理隔离。

2016年8月,微众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的“机构间对账平台”终于推出。原来对账结果需要两天后才能确认,现在实时就可以确认,既精确又省时间又省人力。

不过,毕竟是新技术,不管是微众银行还是华瑞银行,对于区块链的可靠性还有点疑虑,为了稳妥起见,他们决定把“久经考验”的传统的对账方式和“萌新”区块链对账同时运行。

开始一切顺利。

突然有一天,两边银行的技术同学同时发现,两套账本不一样。。。

就像你只有一块表,你永远知道时间,但你有两块表时,你就不知道该相信谁了。区块链技术果然出问题了么?这可愁怀了产品负责人苏小康。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下一天的对账节点又临近了,苏小康和技术同学恨不得一笔笔账目仔细排查。他们突然发现,问题出在了零点零分零秒的那几笔账上。传统的对账系统把发生在零点的几笔账切分到了上一天,而区块链系统却把它划归到了下一天。

调整了一下参数,账目瞬间一致。大家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虚惊一场。到2019年为止,这条区块链已经记录了超过7000万笔的对账信息,没有一条错漏。

这倒不是什么奇迹,“不出错”是区块链应该做的。

(六)有一种科幻叫“分布式商业”

你可能感觉到了,区块链的奥义在于处理机构之间的协作问题上。它有点像微信,用的人越多越有价值——只有一个人用,自己和自己说话那是神经病;用的人多了,就会形成生态,大家都能得到方便。

于是,推广区块链技术,其实成为了和研究区块链技术同等重要的任务。

就在区块链对账系统紧张研发的时候,马智涛也奔走在各个金融机构之间,他发现很多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对这类技术有需求,于是,微众银行联合了二十多家机构成立了“金链盟”,大家一起来使用区块链技术。

看大家这么踊跃,2017年,金链盟干脆把金融级区块链技术开源,这就是大名鼎鼎的 FISCO BCOS。人人都可以应用这项技术,降低信息沟通时候的人工和计算成本。

关键在于:不用交一分钱。

FISCO BCOS

很快,FISCO BCOS 被各行各业下载来用。微众银行的技术同学很快发现,在金融之外的一些领域,人们对区块链的热情似乎更高。。。

举两个例子:

广州仲裁委利用 FISCO BCOS 把证据存放到区块链上,由于区块链技术具有不可被篡改性,可以直接依据区块链上的证据进行仲裁。实际上,2018年3月,广州仲裁委已经做出了全国第一份基于区块链证据的裁决书。人民网利用 FISCO BCOS 把版权信息存放在区块链上,一个作品的版权属于谁,一目了然,谁都可以查询。在转载或者引用的过程中,系统会根据区块链上的数据自动计算授权费用。

当然,从理论上来说,区块链技术还能支持一些更骚的操作。

例如,一篇文章的版权原本属于中哥一个人,但是我可以通过区块链把这篇文章的版权切成50个碎块,卖给50位浅友们持有。那么,假如这篇文章被转载了一次,获得25块收入,50位浅友就会根据区块链上的协议自动分享这笔费用,每人5毛钱。

例如,一个商场的地下车库可以和商场里某个餐厅合作。我开车进车库,看到入口处显示这家餐厅的广告,假设过了一会儿我真的去了这家餐厅吃饭,那么餐厅就要付给车库5块钱广告费。假如把这个协议写在了区块链里,那么车库就可以增加一点“外快”。

仔细想想,在如今的世界里,刚才说的这两件事都很难实现:给50个人每人分5毛钱,总共只有25块,一般的记账系统配备一个客服人员,成本肯定远远超标;同样,车库和餐厅如果各自指派一个人负责对账,每天就对几十块钱,肯定也得不偿失。

如果利用 FISCO BCOS 的底层区块链技术,系统自动就帮你对好账,让沟通的成本急剧下降,配合5G、IoT等等技术,原来不可能存在的商业模式,就会纷纷涌现出来。

“不同的利益主体,通过区块链方式协作,一起对外提供服务”,这就是马智涛称心心念念的“分布式商业”。

分布式商业大概就是这样

处于一个链上的企业和个人,就像乘坐时光机去远古大陆“打恐龙”的哆啦A梦一行,胖虎、小夫、大雄、静香、哆啦A梦,虽然他们各有性格,但却总能在面对危险的时候,瞬间达成一致。

在如今的世界,一辆汽车销售给用户。经销商要把钱给到汽车厂,汽车厂再把钱给到一级配件商,一级配件商再把钱给到二级,经历几个月,传递N手才能到达最终的零件厂。

而在在“分布式商业”的世界,一辆汽车销售出去,所有的零件厂瞬间就分到了他们应得比例的款项,可以在下一秒就投入新的生产。

那将是一个商业摩擦逼近“零”的世界——一种商业模式无论利润多么微小,只要在理论上可行,就可以通过分布式商业的底层技术实现。于此,一个普通人,将有能力运转一个庞大的商业机器,在那个世界里,每个人都是自己王国的领主。

这就是微众银行的技术人对未来的狂野想象。

你可能会问,在分布式商业的未来中,大家通过区块链协作,但底层的技术是开源的,微众银行没办法通过技术收费,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别忘了,分布式商业的各种经济活动,都需要资金的参与,而微众银行,正好可以为他们提供存贷汇的服务。这将是一个大海一样广阔的市场空间。

马智涛笑。

正如那个经典的想象:水落而石出,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未见过的商业新大陆,正在缓缓浮出海面。

(七)浮出海面的新大陆

2016年,微众银行实现4亿利润;2017年,盈利14亿;2018年,盈利24亿。截止目前,2019年的盈利数据还未披露,但业内预测,这个数字仍将稳步提升。

有人说,微众银行的业务过于依赖腾讯的生态,毕竟大部分的微粒贷都是从微信和QQ贷出去的。

马智涛并不否认,不过他提醒我注意一个问题:

如果把腾讯的流量接入传统架构的银行,承接这么多小微存款和贷款,他们的 IT 支出也许会比收益还大。换句话说,如果别家银行和腾讯合作,不仅不会赚钱,还可能会赔钱。

”我们当然感谢股东腾讯。但无论在哪里,只有个”富爸爸“是不行的,还需要自己争气。”他笑。

幸运是入场券,它也仅仅是入场券。

吹灭微众银行五岁的生日蜡烛,回顾过往。微众银行这些技术人戴着金融级安全的“脚镣”,一个比特一个比特地降低着经济运行的“摩擦力”成本。

他们大概可以说:我们曾经全力以赴,也正在不遗余力。我们是“第一家民营银行”,穿行岁月,我们荣耀了这个名字。

最近,微众银行刚刚送走了某个国家中央银行的考察团,微众对于“分布式系统”的纯熟应用,让对方惊为天人。

而除了区块链,微众银行还在紧锣密鼓地开源包括“大数据计算引擎”、“人工智能联邦学习框架”在内的更多黑科技。

中国的技术,成为世界学习的标杆,这件事正在发生,还挺让人幸福的。

如今回头看,微众银行区块链的同事们接触区块链非常早。“如果同学们把研究区块链技术的精力用来买比特币,也许早就财富自由了。”马智涛说。他感谢同学们能够跟着自己做一件回报更远,更有意义的事情。

而当年从微众银行辞职的技术人,很多都陆陆续续重新回到了马智涛的麾下。

看到他们回来,我挺开心的。

马智涛笑了,绝口不提这些年的艰难。

从“分布式系统”,到“分布式商业”,微众这些技术宅所走的技术路线,没有哪条在最初就被大多数人看好,甚至有很多人一直在旁边等着看笑话。但梦想家只和上天对话。

我们生活的世界并不完美,甚至有些面目可憎:很多诚实又有能力的人,仅仅因为信息不对称而没有办法获得贷款支持。那些明明很美好的商业模式,却因为合作伙伴无法建立信任而不了了之。

我们距离“理想版”的普惠金融还有很长的路。但庆幸的是,有人把它当做使命,并且心无旁骛地去追逐。

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史中,是一个倾心故事的科技记者。我的日常是和各路大神聊天。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搜索微信:shizhongmini

很小

很凶猛

QQ浏览器截图20191215210818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