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叔度凶猛:一个“降价狂魔”的自白

浅黑专栏 热门
0 9228

叔度这个“降价狂魔”

其实在用死磕自己的方法

帮助我们所有人加速赶往未来

叔度凶猛:一个“降价狂魔”的自白

人们倾向于把闯入自己视野的来客称为野蛮人。

古代中国一直存在华夷之辨,所谓“合于华夏礼俗文明者为华,不合者为夷”。意思就是,做事情的方法和我们不一样,就是野蛮人。这显然失之偏颇。可见,大多数情况下,对于陌生来者的恐惧和误判,都来自于无法理解对方的行为逻辑。

在 CDN 行业里,叔度似乎越来越成为被高度警惕的对手。这样的形象,源于过去三年他用“残忍”的手段杀出了一条血路。

阿里云视频云总经理朱照远(花名:叔度)

一、“降价狂魔”叔度

叔度是个网红,在知乎上他快言快语,左冲右杀。不过真人看起来却冷静低调,颇有点像香港电影里的古惑仔。

每年阿里云都要在全国几大城市开云栖大会,而每次大会上,除了和盘托出阿里云 CDN 的最新技术变革,叔度几乎都会策划一次降价。有趣的是,每次降价,都比他费劲气力讲的技术革新引起更大的轰动。

作为一个技术的信仰者,却背上一个“价格屠夫”的名号,这有点偏离了他的想象。不过他觉得,不管怎么样,价是一定要降的。

2015年5月,叔度把阿里云 CDN 降价 20%,售价只有行业水平的一半,2017年3月,他又降价 35%,同年11月,他叒“抽冷子”把售价降低了25%。

2017上半年中国CDN排行榜TOP10

这是一张表,里面显示了2017年上半年国内 CDN 的市场排名。如果你把它当照片来看,网宿科技搭乘热气球,稳坐平流层;如果你把它当视频来看,屈居二三的阿里云和腾讯云屁股底下一人坐着一个火箭,正在急速飞升。

2017年11月,阿里云 CDN 降价25%的时候,网宿科技助理总裁李东曾对媒体说:我们关注到阿里云又一次公布了CDN 和与计算领域的降价,但自己不是太理解这种持续降价背后的逻辑。在 CDN 领域,这场价格战只会消灭没有足够实力应对竞争的公司,网宿积极应对实现了市场份额的稳中有升,展现出了强大的竞争力。

这让我有点震惊。就好像两个旗鼓相当的棋手对弈,我下了一步棋,对方居然说不太理解。

他皱着眉头,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其实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阿里云整体的打法很清楚:在这个时间点上,盈利如粪土,市场份额才是黄金。

作为阿里云业务的一部分,叔度的套路也一样:钱以后有的是时间赚,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阿里云 CDN”这几个字塞进人们的脑袋。

就像上图所示,在需求曲线上,价格每往下滑一点,需求量就向右挪动一点,这意味着竞争优势。所以,人们看到的是:每次云栖大会,只要不赔本,阿里云都会把云计算和 CDN 大幅降价。用叔度的话说,保持“微利运营”。

经常有人说他是价格屠夫,他觉得不妥,因为降价不是手段,而是技术升级的结果。

这让我想到了铁人三项。 叔度显然希望自己已经跨上单车,而对手还在大海里和波涛拼搏。这是一种无声的凶猛。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二、“被降价耽误的工匠”叔度

和叔度聊一会儿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被降价耽误的工匠。

从年轻时代开始,叔度就是一个傲娇的技术宅,代码是他的温柔乡,给个皇帝都不换。

这么多年,他谁都不服,只服技术大神。别人决斗用枪,他决斗用键盘。

2009年加入阿里巴巴,年轻的他本来是拒绝的。(彼时的阿里巴巴,在人们心里并不以技术见长)不过,当他知道自己崇拜的开源技术大神章文嵩刚刚加盟了阿里,并且自己有机会在他手下“混饭”的时候,他幼小的心开始怦怦乱跳。

章文嵩是开源技术的大神。他的人生信条似乎是“榨干每一台机器的所有性能”。章文嵩坐在叔度对面,并不多言,只是轻声告诉他,淘宝网有15000台机器(服务器)。转眼看叔度,他双目放光,几欲泪奔,不能自持。想想自己在创业公司,无论玩出什么花样,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十台机器,有什么乐趣?当即拍板入职。(技术宅们的思路,走位还真是风骚。。。)

进入淘宝网不久。叔度就开始参与淘宝网 CDN 的研发工作。

CDN 是什么呢?

如果你吃过旋转寿司,大概就能明白。

那些雪白而羞涩的寿司,躺在光洁的盘子里,被厨师在厨房里赋予了生命。但是满屋顾客倒好了酱汁和芥末等在座位上,这些寿司要怎样才能到和他们见面呢?

当然,可以请服务员软妹子一盘一盘地端到你的面前。但如果顾客成千上万,不仅服务员不够用,连出餐窗口都要被堵死了。

所以,那个温柔转动的皮带,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它把一盘盘寿司,先运送到顾客面前的区域,然后这一堆吃货再伸手按需取用。这种情况下 ,无论你离厨房有多远,都有一个专门的传送带系统,在你开口之前就把寿司送到你面前,解决了等待和拥堵的问题。

寿司版 CDN

以上是寿司版 CDN。把寿司换成视频服务,那就是这样一个情景:你身处乌鲁木齐,在优酷上追剧,那么并不用每次都从北京的服务器来请求数据,而是可以访问一个地处乌鲁木齐的“节点”,直接把想看的内容拉下来观赏。

各个数据节点,像触角一样连通着主服务器,服务各自周围的用户,就构成了 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 内容分发网络)。

正经版 CDN

举个栗子,你打开微博,图片从空白到刷出来的那零点几秒,就是 CDN 在奋力工作。如此来看,所有在互联网上提供服务的平台,要想用户不骂娘,其实都需要 CDN。淘宝网当然也需要。

叔度就接下了这个任务。

那几年,如果你刷淘宝网图片久久加载不出来,剁手不能而想骂人的时候,他大概就会打喷嚏。

不过,如你所经历的那样,从2009年开始,淘宝上的图片加载速度其实是越来越快的,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阿里巴巴放弃了购买某三方 CDN 服务,转而依赖自己研发的 CDN 体系。那年,第一届“双11”购物节举行,在以后的每一年剁手党的风起云涌中,叔度的团队都抗了下来。

当然,构建一个全国的 CDN 网络,对技术的考验是很大的。具体的技术细节繁复枯燥,但说到底,这是一个平衡的艺术。“如何在用户体验,性能,稳定性,成本之间做出一个最优的解,是架构师每天面临的终极问题。”他说。

面对这种复杂的取舍,叔度的战略就是:撸起袖子一顿干。

他和兄弟们死抠性能,哪怕只能提高一点儿,甚至不惜把整个代码重改一遍;只要能用一台服务器解决的功能,绝不用一台半。在很多人眼里,叔度应该是一个“重度强迫症患者”。

不过,强迫症得到了应有的奖赏。

2010年,淘宝 CDN 不仅性能比之前提升了一倍,还为淘宝网节省了几亿成本。“我们得到了一个很少见的淘宝技术创新大奖,团队拿到了30万块奖金,一起去澳大利亚玩了一圈。”他笑着回忆,这是属于他的“芳华”。

从2011年开始,淘宝 CDN 正式开始为阿里巴巴所有的子公司服务。2013年,淘宝 CDN 并入 阿里云,正式成为阿里云对外服务的一部分。

三、叔度的 CDN 江湖

先讲个小故事吧。

1995年,互联网的发明人,麻省理工大学教授蒂姆·伯纳斯·李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互联网的用户越来越多,网上的通路越来越拥堵。“WWW”已经从“World Wide Web”(万维网)变成了“World Wide Wait”(万等网)。于是他向同事提出挑战,看谁能发明出用最小的成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蒂姆·伯纳斯·李

隔壁办公室的汤姆·莱顿教授,正好是一位算法大牛,他带着一票全世界最聪明的研究生,接受了这个挑战。一年多时间,他们终于搞出一套算法规则,可以动态处理网站内容的分发。这就是 CDN 的雏形。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的研究似乎有着不可限量的商业前景,于是当机立断,直接成立公司运作,这家公司就是互联网领域大名鼎鼎的 Akamai。Akamai 成立一年,就拿下了当时最大的互联网公司雅虎做客户,旋即纳斯达克上市。顶峰的时候,全世界30%的流量,都经过 Akamai 的 CDN 网络分发。

所谓“用过就再也回不去了”,CDN 逐渐成为了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就在 Akamai 上市之后的一年,中国第一家 CDN 服务商蓝汛获得牌照。从记录可以看出,在2009年之前,蓝汛屡次获得重大的技术进步奖项,拿到各行业的大单,一时间,风光无限。不过,这是一个公认暴利的行业,而暴利有时是魔鬼。2009年开始,网宿科技异军突起,用腰斩的价格从蓝汛手中抢夺市场,一路蹿升至市场占有率第一,彼时,网宿科技胯下的坐骑,是风头正劲的 IDC(数据中心)。

2014年,曾经的价格屠夫网宿科技遇到了新的价格屠夫——阿里云 CDN 杀了进来。而他们胯下并无坐骑,而是乘坐了一架战车——云计算。这代表了两个时代的技术基因。

在网上流传着叔度的一个2014年演讲的 PPT,里面讲到了阿里云 CDN 的技术演进。

2009年,淘宝 CDN 有14个节点,67G带宽。2011年,阿里 CDN 有103个节点,861G带宽,单节点服务能力到达 10G。2014年,阿里云 CDN 有260个节点,单节点服务能力到达40G。到了 2017年,阿里云 CDN 的国内节点数超过1200个,85T总带宽,单节点服务能力最大到达500G。

每一次数据的提升,都伴随技术架构“沧海桑田”般的更新换代。当然,这是叔度的本职工作,他乐此不疲,自不多言。

他回忆起一个细节。

2015年,他去美国和 CDN 大佬 Akamai 谈合作。对方在大屏幕上给他展示实力——十几T的带宽都在 Akamai 治下。彼时Akamai的带宽是阿里的数倍。两年后,当叔度再次被邀请到Akamai,他猛然发现,此时阿里的流量已经不低于对方了。

“之前的仰视,突然变成了平视,我稍微有点不适应。”他说。看来,某个结论在他心里已经成型。

正是在2015年,叔度掀起了阿里云 CDN 的降价序幕。

自阿里云开始,腾讯、百度、金山纷纷降价,一个比一个定价低一分,形成了颇有美感的阵列。在叔度看来,这些对手至少“能理解对方在做什么”。转眼再看老牌厂商,跟起来明显吃力,甚至“不太理解”。

从数据上来看,阿里云 CDN 领先腾讯云 CDN 的市场份额优势,并不如阿里云计算本身领先腾讯云计算那么多。这是因为腾讯出于自身业务的需要,同样有比较长的 CDN 自研历史,比较扎实的技术功底。所以阿里云 CDN 真正的劲敌,应该是腾讯。

“腾讯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凶猛的叔度,给予对手这样的评价。之所以尊敬勇敢的对手,是因为在他眼里,有一个巨大版图等待这些人一起描绘。

四、叔度心中的未来

之前提到,叔度是开源精神的信徒。

在研发的过程中,只要认为是行业中普适的代码,他都会选择把软件开源。这对整个 CDN 行业的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

2015年,叔度第一次降价后,中国互联网正好迎来了直播的风口。一直播、映客、斗鱼、熊猫TV、芒果TV、虎牙、陌陌等等都加入了阿里云 的阵营。

2017年,又一次降价潮,短视频风口又起,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等等又成为了阿里云 CDN 的客户。

当然,不能说阿里云 CDN 的降价催生了这些风口,但是。这些对 CDN 强依赖的产业爆发和 CDN 全行业的技术升级绝对相关。

从视频类服务来看,CDN 的成本往往占据总成本的一半以上。如果 CDN 服务的价格一直维持高位,那么对视频类创业者来说,门槛之高永远难以企及。我们所期待的“美好生活”,就永难降临人间。

从这一点上看,叔度这个“降价狂魔”,其实在用死磕自己的方法,帮助我们所有人加速赶往未来。

“人对视频清晰度的欲望是无穷的。”叔度说。“2008年,我们看个 500k 码率的视频,都觉得 OK。而现在我们看视频,720p 都不行了,在笔记本上随便追个剧都至少要看1080p。而美国的 Netflix、YouTube,很多视频都已经是 4K 的了。我去美国出差,就连酒店里的电视,清晰度都很高。这就是世界的未来,带宽会一直增加下去,4K 一定会普及。”

他看到的是,有些巨大的东西在身后追赶,迫使他无法停息。

未来,人们对于带宽的要求增长十倍是再正常不过的。那时你的 CDN 价格还不变,有谁能用得起?如果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头人,你不能带动这个行业把成本降下去,那这个行业就成了停滞不前的夕阳产业,那才是我的噩梦。

叔度语气焦急,像个孩子不愿告别心爱的玩具。

“你对性能的压榨难道没有极限吗?”“曾经我也以为有极限,但事实是每年我们都像挤海绵一样压榨出很多性能。”“这也许是因为,你是技术大牛。有一天你老了怎么办?”“没关系,我岁数大了,团队里的年轻人会顶上。”“到时候,你们还会一直降价吗?”“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降价,也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降价,只要有空间,我们还会降下去。”

我仿佛看到,叔度眼前的赛博空间浮起一台硕大无朋的机器心脏,沐浴着金色的阳光。无数巨大的管道与之连通,如排浪一样的数字自此奔向更多的心脏。这些数字所承载的,恰恰是我们每个人的笑靥。在这个世界里,CDN 褪去了商业的缠斗,成为了文明的基石。

我猜,能比别人看到更远的景色,是一种幸运。因为,在未来面前,我们都是孩子。

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史中,是一个倾心故事的科技记者。我的日常是和各路大神聊天。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加我微信,shizhongst。


浅黑科技,让技术被读懂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