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一个有关未来十年的寓言

浅黑专栏 置顶
0 137

一个有关未来十年的预言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保定。所以中哥,来了重庆。

因为在这里举办了一场“智博会”。这次大会的全称是“智能博览会”,所以中国有头有脸的科技大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史中等等都来到了这里。

据说,重庆市民万人空巷,本来周末要看电影的、去购物的、去八一好吃街的、去洪崖洞拍抖音的、带孩子看狗熊的,都放弃了原来的计划,来到了智博会。仅仅一天之内会场就涌进了30万人。。。这人数相当于三个鸟巢体育场摞在一起,让奥运会都觉得很没面子。

中哥来这里不是凑热闹,而是有一个明确的目的:

我想知道,在未来十年,我们这个国家最需要什么“智能”?

话不多说,先上图。



作为一个科技记者,就要学会苦中作乐,抓住每一个机会,把智博会当 ChinaJoy 看。

额。。。暂时放开志愿者小姐姐,我们来看看会场。


人山人海,旁边的哥们抱怨:MD,买个泡面都要排半小时队。


这位阿姨正在解读阿里云的 IoT 技术。


听说,讯飞底下好乘凉。。。


这是机械臂在表演舞狮子。


这是腾讯的同声传译,说啥就翻译啥,听话的一比。


这是把你直接变成油画的黑科技。。。


蓦然回首,看到一根机械臂高高扬起,忽然我有一些恍惚。

我仿佛看到一幅巨大的地图在脚下摊开:从空中俯瞰,一条条技术的血脉从热闹的场馆延伸出去,连通着数以千万计的中国大小企业。它们坐落在平原、河谷、海边;它们跳动着,勾勒出我们这个国家最鲜活的样子。

我开始变得热血沸腾。


Let's ROCK


0、先跟中哥做一点思维热身:谁才是中国的细胞?

我一直相信:

虽然5K年历史连绵不断,但是此时此刻“脚下的中国”和“历史课本里的中国”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度。

究竟不同在哪里呢?

循着来路,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历史海洋中涌起的排浪:

从康熙拉着汤若望每天研习数学,到留美幼童远渡重洋,到安庆内军械所、江南制造局、汉阳铁厂顺次耸立;从宋宣怀、张謇、荣氏兄弟的实业救国,到南泥湾大生产和大跃进;从改革开放中国人用无数双手把自己变成世界工厂,到上世纪末最后几年汹涌而来的互联网巨潮和海里的 BAT 三根定海神针。


江南制造局的炮厂


写这几句是想说明:以农耕自然经济为根基的古代中国历史悠久,但以实业和科技为根基的现代中国历史并不长。把康熙爷都拉出来,也只够写这么三五行。但毋庸置疑,后面这个中国才是看文章的你更熟悉的,更有未来的国家。

2018年的世界,运转着一个非常明确的全球分工协作体系。这个体系就像一个奇特的“舞台剧”,全球二百多国家,只有少数国家有资格上台表演,其余大多数是蹲在地上的观众。



上世纪90年代,中国人依靠自己的勤劳勇敢,从观众席上“揭竿起义”,上台上抢下了“工业分工”的角色。这才是我们最近三十年富起来的根本原因。

对于一个承担“工业分工”角色的国家来说,出口商品的能力成为决定国运的因素。而保证这种生产力的显然是工业企业,而为工业生产力提供支持的是金融企业、服务业企业、农业企业等等。

所以,在脚下的中国,企业才是国家最基本的“细胞”。

回顾中国最近几十年的发展史,凡是我们扬眉吐气的时候,都是因为我们有了强大的企业。你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手绘地图是一个科技记者的基本素养,画得胖了点也是对祖国的美好祝愿


所以,中哥觉得:未来十年,中国企业恰恰比每个中国人更需要智能。


1、关于未来十年的假设:“世界工厂”和“互联网帝国”的相爱相杀

这第一节,中哥先来忧国忧民地帮你分析一下“天下大势”。

一百年来,中国人依靠旺盛的生命力,造就了庞大的人口。而庞大的人口,又孕育出了两个中国的“立命之本”:

1)世界工厂

我们往前倒一倒带。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成为世界工厂,靠的可不是先进的科技,而是我们汹涌的荷尔蒙和喷薄的廉价劳动力。在“人海战术”的基础上,我们建立了让西方世界难以想象甚至难以理解的细密分工。分工之细有多逆天呢?就连生产一根四节的收音机天线,都有四个工厂合作完成,每厂专门生产一节。。。

我们能够成为“世界工厂”,原因只有一个:把生产成本降低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但是请再次注意,我们生产成本降低,靠的是”人肉机械臂“和“人肉分布式智能制造”。


2)互联网帝国

机缘巧合,我们在新世纪初“嗷”地一下成为互联网大国,连中国人自己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我们的互联网技术就已经突飞猛进,世界领先。

究其原因,最重要的还是“人海战术”,不论马爸爸多有梦想,小马哥多懂产品,李厂长多爱技术,他们都不能否认:电商、社交、搜索,如果失去了庞大的用户基础,分分钟说凉就凉。


中哥觉得:中国的“世界工厂”和“互联网帝国”这两个身份之间,有着细思极恐相爱相杀的关系:

人海战术造就了世界工厂,却没能让它们涌现出高科技的协作模式;人海战术造就了互联网帝国,却让它们拿到了中国最高科技的权杖。

换句话说,作为前后脚出生的”两兄弟“,中国互联网跑得太快了,快到已经甩掉工业生产几条街。

举个例子:

你可能很难想象,现在已经是2018年了,工厂的工人们用手机买东西分分钟就可以送货上门,打开微博抖音瞬间就能看到天南地北的新鲜事儿;而他们所在的服装厂,生产中使用的工单却还是纸质的,用一个夹子夹好,送来送去;他们所在的零件厂,还是由老湿傅用肉眼和经验为零件质量把脉看病,再靠手工一个个打磨修改。。。

这样落后和先进并存“冰火两重天”的日子相安无事了二十年,但就在此时此刻突然持续不下去了。原因众所周知:

1)川普同学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欺负中国,要把我们的心肝宝贝——制造业——抢回美国。于是“毛衣战”就这样开始了。2)我们支撑工厂的主力军——小镇青年——马上就要用尽了。人口生育率下滑,那个造就“世界工厂”的前提眼看就要动摇。而东南亚、印度这些新兴市场,拥有巨量的年轻劳动力,正在磨刀霍霍试图在当地建造山寨版的“中国寨厂”。

图为深圳的“三和大神”们


无论从那个方面说,中国的制造业如果再靠过去的人海战术肯定要凉,依靠智能技术才是未来。所以,制造业和互联网站在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上:

从今天起,“互联网小朋友”必须得用力搀扶“制造业老爷爷”过马路了。



注意,这种搀扶,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意味着,现在在看这篇文字的每一个人,都将在未来十年的时间里见证历史。十年后你们给中哥上香的时候,不妨回忆一下我今天说的话对不对。

为了方便理解,这里多说一句中国互联网的内部格局:

现在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内部已经完成了百家大乱斗,进入了三足鼎立的稳态——BAT 三家就基本可以代表中国80%的互联网能力。新生的公司要想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必须拜码头选边站。

听起来有点残忍,但我认为这种行业“整合”是好事。蒋老师曾经说,“攘外必先安内”。就像一个猴群必须选出几位首领一样,完成内部整合之后,才具有对外统一行动的战斗力。

BAT 三家完成了对中国互联网的垄断之后,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更长远的技术研究,比如“云计算”,比如“人工智能”,比如“IoT”,比如“区块链”。

也就是说,BAT 代表的互联网行业已经做好了帮助其他产业的心理准备和技术准备。



2、“制造业老爷爷”最需要“大脑”和“神经”

第一节我们论证了:我们正站在“互联网小朋友扶制造业老爷爷过马路”的历史机遇面前;

这第二节我们来讨论:互联网要用什么姿势搀扶制造业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制造业企业需要什么。

很简单,他们需要把东西卖出去(市场),把东西卖出去的前提就是八个字: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而刚才说了,降低成本这件事儿,靠过去的“人肉”是没戏了,接下来要靠各种“智能”来接棒。看清这个形势之后,BAT 三家的行动高度一致:

用自己的“云计算”部门,承担起搀扶传统企业的职责。

因为 BAT 旗下的三朵云中,阿里云是市场老大,也是在“搀扶传统企业”的路上也是走得最远的那一个。所以,接下来我就主要以阿里云为例继续说。

多说一句。。。在我心里,阿里云是一个科技界巡演搞得最好;演艺界技术做得最棒的奇葩企业。

每年阿里云都会在全国各地巡回召开“云栖大会”,展示他们的最新技术成果和最近动态。而在每次“巡演”上,压轴的内容都是阿里云老大胡晓明的演讲,每次我都用追剧的心情来欣赏。

最近一年我发现了胡晓明的“新套路”:

他喜欢把各路传统企业的老板,一个一个拉到台上来,宣布阿里云和他们的深度合作,然后满脸欢乐地和他们合影留念。每次看到这个场景,我都觉得胡晓明老湿像个集邮爱好者。


合影类似于这样。。。


看了这么多次巡演,中哥已经总结出规律了。胡总帮助传统企业的套路大体是这两样:

他手下有两员猛将,一位号曰山景,一位号曰库伟。

1)山景手中的“ET 大脑”,专门帮助其他企业做集中化的智能。目前胡总的合影中,有一多半是属于这个系列。

比如:

“ET 工业大脑”帮协鑫光伏把堤岸吃切片良品率提高了1%,帮助恒逸石化集团的资源消耗率降低了2.6%;“ET 航空大脑”帮助首都机场每天减少了5000小时乘客坐摆渡车的事件,帮助重庆机场做行李的转运,还可以智能识别登机口异常聚集;“ET 农业大脑”帮助养猪大厂特驱集团让每头母猪都可以多生3头小猪崽,死亡率也降低3%。

2)库伟手中的“物联网部门”,专门帮助其他企业做分布式的智能。目前胡总的合影中,有一少半是属于这个系列。

比如:

“物联网”的技术,帮助很多“淘工厂”效能提高6%,支付周期缩短10%。

说到这,中哥得停下来做个科普。因为有人会问:“啥是集中化的智能,啥是分布式的智能?”

举个栗子:

如果把一个企业比作人的话,“集中化智能”就相当于大脑,用来做深思熟虑的集中决策;而“分布式智能”就相当于神经,用来做条件反射式的“机械动作”。


集中化的智能像大脑


分布式的智能像含羞草


参考生物进化史的话,神经的出现要早于大脑,也就是说,神经更为原始。但二者的重要性可是不分伯仲。

想想你自己,

如果只有大脑运转,但是末梢神经不听使唤,那么就好像一个植物人,针扎在手上也不知道疼,受伤流血了也没有知觉,根本不能和别人协作。如果只有末梢神经,但没有用来思考的大脑,那么就好像一颗含羞草,只会机械性地对环境刺激做出反应,但是没办法读书认字做高级的协作。

当然,对于大多数中国工业企业来说,既没有“大脑”,也没有“末梢神经”。。。随便先加上哪种智能,都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阿里云的思路是:2017年开始,先发展集中智能(就是 ET 大脑),2018年开始,再发展分布智能(就是物联网)。

这种“先集中再分布”的思路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吗?不是的。

1)对于 BAT 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么多年无论发展电商还是搜索,需要的都是“集中式计算”,只和软件、数据打交道,所以帮企业做“集中智能”,毕竟还在自己的地盘。

2)然而,“分布智能”需要的是收集不同的信息,用低功耗的芯片和算法在车间里就把数据实时计算出来,这就要和大量的芯片、硬件打交道,这对互联网公司来说,就像隔壁班的班花,看上去很美,但有点距离。要搞到手确实要下苦功夫。。。



但越难的事情越要去做。别忘了,“世界工厂”正在等待“互联网帝国”的拯救:那些纸质的工单,人肉的生产流程调配,产品的人眼质量检测,每一样都等着数字化的技术去解决。。。

要我说,对于中国工业来说,越发展越会发现“集中智能”的重要性。但数以千万计的中小企业,此刻更迫切地需要比较简洁的神经系统,迅速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这两年先跟川普决一死战。。。


4、一个“中国式 IoT”的故事

说到这里,一幅图景在我眼前逐渐清晰:

1)中国像一条巨龙,而它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企业。2)这些企业中,最典型的就是传统的工业企业,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们就挑起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脊梁,现在却苦苦支撑等待科技的增援。3)这些企业同时需要“集中式智能”和“分布式智能”两种技术,对于大企业来说,两种技术同时需要,但对于更多的中小企业来说,“分布式智能”的需求更迫切。

在智博会上阿里云又搞了一场云栖大会,很巧,我遇到了阿里云 IoT 事业部的大佬库伟。用“分布式智能”帮助企业的任务正好就落在库伟这个活生生的人的肩上。

你看,为了中国企业的兴衰荣辱,库伟老湿今年都累瘦了。


库伟


库伟给我讲了一个“重庆渝美”的故事。

重庆渝美是一家中型企业,只有一百多人。但是它的地位却很重要——为很多一线的车厂生产发动机外壳配件。

这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工厂”:

1)所有的工单都是纸质的,人拿着纸从一个产线传到下一个产线,中间有很大的时间延迟,会经常造成产线的空转;2)所有的质检都靠老湿傅亲眼读机床上的数据+工人手工打磨。高温铸模的车间里,睁开眼都得靠勇气,几分钟脑袋就晕菜了,更别说从好几十条数据里精确地判断出次品了。

重庆渝美恰恰是阿里云“分布式智能”最好的合作项目。为了改造它,库伟和同事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工厂使用的很多机床都是“九零后”,已经二十多岁了,别说没有控制系统,连数字传感器都没有。

渝美代表了大多数中国工厂的情况,这和欧美的工业现状很不相同。

简单地说,工业发展分四个等级:

1.0:机械化,也就是用机器代替手工

2.0:电气化,用电力驱动所有机器

3.0:自动化,有专门的控制器控制整条生产线

4.0:物联信息化,从原材料到最终销售,全部由设备之间自动沟通完成。


以德国的工厂为例,它们大多数已经到达了工业3.0的水平,也就是有了自动化系统,正在向着数字化物联网系统进发。而像渝美这样的企业,只能算是到了2.5,也就是略高于电气化的水平(它有一些企业办公、客户管理软件,算是加0.5分)

面对老旧的设备,阿里云方面想出了一个非常有中国特色的解决办法。

工厂有些很厉害的老湿傅。厉害到什么程度呢?他们可以仅凭机器的“电流”“噪音”“震动”,这三个普通指标就能预测下一件这件产品是不是次品。那我们干脆就在旧设备上直接装上传感器,仅仅采集“电流”“噪音”“震动”这三个指标,然后让老湿傅把他的经验传授给我们的“飞象物联网”系统,这样一来系统就自动掌握了预判次品的能力,瞬间复制出数个老湿傅。

库伟说。

这确实是由中国特色的土办法。但是不得不说,真 TMD 有效。基本上简单的物联网改造就能让机器具备老湿傅的九成功力。原来一条大生产线如果改造成德国那种数字化产线,光改造费用要两百多万,用“中国式 IoT” 改造,几十万就够了。



这里要科普一个事实:中国的小企业虽然看上去五花八门,但是同一类企业在生产特点上还是有超多共性的,所以,一个老师傅的经验,完全可以借助“物联网系统”帮助到成千上万的企业。

库伟说,他们准备按照这样的思路,寻找十几个标杆行业,每个行业都做一套方案,然后让众多企业都开始接触智能化的改造。

当然,除了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华为也不会闲着。用不了几年,整个中国的生产基座就会发生一次“效率大提升”。到那时,中国制造就真正迈出了“中国智造”的第一步。



我知道,看到这有些童鞋会嗤之以鼻:“中国人就会搞这些很 Low 的发明,各种凑合各种山寨。”

中哥表示不服。殊不知,这种事儿全世界都有。

举个例子:美国有很多老式导弹,没有精确制导系统,但是有不能废弃。如果改造成精确制导,每颗导弹要几十万美元,于是他们拿来一个 GPS “绑”在原来的导弹上,也能导航个八九不离十,起码比以前好用多了,改造费只要五万美元一颗。。。

你看,这种所谓“中国式创新”其实并不是中国独创,而是所有人都在用的弯道超车利器。

都说中国最擅长“山寨”,我倒觉得,山寨恰恰代表了我们渴望进步驿动的心和革命乐观主义的幽默感。我们的不认输从小米步枪开始,总有一天会汇成百万雄兵。



5、十年的预言

说回主题。

在未来十年,我们这个国家最需要什么“智能”?

1)因为我们在世界舞台上扮演“工业分工”的角色,所以我们最需要最底层的制造业智能。2)制造业智能分为“集中智能”的大脑和“分布智能”的神经。3)互联网企业的云计算部门会用“中国式”的方法改造传统企业,听起来很靠谱。4)未来十年,我们走着瞧。

很多朋友经常问我,物联网和互联网到底是个啥关系。

现在我觉得,普通人根本不需要知道他们的区别。因为 Internet 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天,先驱们脑海中想象的就是万物互联的世界。

这样看来,我们现在熟悉的“人和人的互联网”,只是那个最终“万物互联网络”长征的第一步。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有两样宝贝:

能生产万物的工业

+

能连接十几亿人的互联网

接下来,只要把这两样宝贝熔炼在一起,我们得到的就是:万物互联。

在智博会现场,我看到很多孩子,满脸认真地审视着这些智能科技。

毋庸置疑,十年后,他们将会从我们的手中接棒,去建设那个更有生命力的中国。



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史中,是一个倾心故事的科技记者。我的日常是和各路大神聊天。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搜索微信:shizhongok

如果不想走丢的话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浅黑科技

或者关注微博:@史中方枪枪 @浅黑科技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