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说KCon是国内最「硬核」的黑客大会,谁赞成,谁反对?

浅黑专栏
0 119

参加 KCon 那天,我打了个车,下车时,司机师傅忽然扭头说:「嘿,小伙,原来你是黑客呀!」我一抬头,猜他多半是看到了门口的几个字:2018 KCon 黑客大会



KCon 全称 KCon 黑客大会,这个叫法有点「刚」。

稍微细心观察,你会发现国内各大网络安全会议都巧妙地避开了「黑客」这个词,多用「网络安全XX大会」之类的叫法,有些就连宣传稿件中的「黑客」也妥协成「极客」,原因无非是各种「敏感」,不便多说。

KCon 从始至终就是黑客大会,聊的是黑客,参与者是黑客,光明正大没那么多讲究。也正因此,在任何一个搜索引擎里输入「黑客大会」,国内会议永远是 KCon 在最前。

今年(2018)的 KCon 开场时间是早上9点,当天是礼拜六。若我没记错,去年的 KCon 也是上午9点开始,当天周六。

丧心病狂!

周六,多美好的周六啊,忙了一周的人总想在这一天睡个懒觉,放松放松紧绷的神经。对于习惯熬夜寻找工作灵感的人,周六早上的床那就是人间天堂。可是为了参加 KCon ,大家只能在闹钟的轰鸣声中张大嘴打个哈欠,噙着眼泪和眼屎爬起来去参会。

KCon 就是这么刚,它仿佛就是用这种方式在筛掉那些心不诚之人:「兄 dei ! 你都不愿意为了学技术牺牲个周末懒觉,还搞个毛的安全啊」

除此之外,KCon 底气这么足的原因还有一个,票卖得贵。花了两千多买的门票,来不来就看你自己。

我猜,明年 KCon 依然会选在周末。


KCon 2018 的主视觉,黑白点阵


798艺术区,图源视觉中国


不得不说,这届 KCon 的选址很棒。

跟商业酒店的会议厅相比,798 艺术区里的工厂风更能撩拨黑客们的心。

赤裸裸的混凝土墙、纵横交错的钢铁水管,栅栏,工业的粗犷与现代艺术的冲突,糅合,又产生一种新的美感。

这让人联想起《机械迷城》里的金属朋克,蒸汽朋克。黑客也朋克。


挺巧,KCon 今年所在的场子里也是四处充斥着这类艺术品。



再往前追溯,之前乌云的黑客酒吧WOOYUN CLUB 也选择开在798艺术区里,黑客们钟爱这个地方,大概不是巧合。

我穿过几个保安把守着的门,前方视线暗下来,两条纵深的霓虹线条在一片淡蓝光中引路。



走着走着,耳边响起了骚气的萨克斯声,前方豁然开朗,我进入了一个酒吧,一个由旧工厂改造而成的酒吧,里面全是人。

缓了缓神,原来这是 KCon 演讲会场。



不知为何,黑客跟酒有不解之缘。

或许是因为自古以来侠客就喜欢「一斤女儿红二两熟牛肉」?或许是黑客们都比较浪,而「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黑客与酒,早有来头。世界黑客大会DEF CON 就有个奇怪的规则:只要你满21岁,符合内华达州饮酒规定,就可以提着酒瓶参加所有的活动,包括演讲、CTF、破解交流、扯淡、泳池 Party。

再比如我很敬佩的安全团队「盘古」就在他们办的MOSEC大会里,搞了个「白酒Con」,另外安全大会SyScan 360 也有个「威士忌Con」。


安全大会 SyScan 360 上的「威士忌Con」


一阵轻微迷幻过后,我看到一个老哥正在玩电脑,凑过去发现是个机器人。

现场类似的元素还有很多。



KCon 的主办方总会用心找一些视觉元素,让参会者更快地「进入状态」,虽然说不上来具体什么用,但确实让人感觉很舒服。

印象中去年 KCon 他们在门口放了一台小霸王和游戏卡,有魂斗罗、超级马里奥、洛克人、赤色要塞、坦克大战……



超级马里奥的「漏洞利用」

我在演讲台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演讲台上放架子鼓,活久见。


开场后,KCon 没请有关部门领导致辞,倒是请了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上去跳舞。手舞足蹈间,演员背后的屏幕灯光里不断跳出黑白元素,点、线、方块,维度交织,瞬息变幻。



中国人喜欢中庸,喜欢兼顾,喜欢阴阳调和,喜欢刚柔并济。所以大部分会议都想兼顾所有受众。讲一些战略,讲一些行业,讲一些攻防技术,雨露均沾。

KCon 可不管你这么多,它是个有脾气的会,就讲攻防技术,全是干巴巴的货,像一位沉醉的摇滚歌手,若你说听不懂他唱的什么,他只会建议你去别的场子。

史中老湿曾评价说,「KCon 或许是国内最像世界级黑客大会 DEF CON 的会,至少在精神内核层面是这样。」我倒觉得 KCon 自有风格,甚至,它比 DEF CON 更刚。

DEF CON 强调兴趣,好歹会提供一些专门针对技术小白的活动,而外行小白去听 KCon,那基本就是抓狂。(比如前来听会采访的媒体记者们就很抓狂)

第一个议题讲的汽车黑客,黑客 Kevin 大讲汽车电子钥匙的破解,我只能听懂前半段,他用X光片来检查设备的内部构造,他说「很多设备都会有防拆装置,一旦从外部拆除就会自动销毁关键部件。」



第一个议题结束,10点多钟,观众陆陆续续起身准备下楼,人群乌压压地堵在楼梯口,像一群回窝的蚂蚁。会场座位空了一大半。

大家没有打车回家,而是开心地下楼吃早饭去了,主办方提供了一个20分钟的茶歇,有糕点水果和咖啡茶水。

如果说主办方把会议安排在周六早上九点是个考验,那么10点的这波茶歇就是个奖励。主办方大概是知道,做这行的都不太「喜欢」吃早饭。

刚吃了几口,场子里忽然传出电吉他和鼓声,我叼着蛋糕冲上楼,发现 KCon 黑客大会变成了一个摇滚音乐会现场。



404 实验室的老大「黑哥」坐在台下听,他没有跟着节奏摇头晃脑,台上很燥,他只是静静地听,静静地听,但很入神。

我猜黑客大多也喜欢摇滚音乐。

在中国,摇滚文化倒是跟黑客文化的发展时间挺吻合。当年崔健唱着「噢~~~一二三四五六七!」时,现在中国网络安全圈的中流砥柱们,大多也还是网络上的小年轻。

那时别说网络安全,连网络都没咋有,如今硬是发展出这样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牛逼。


青年崔健


去年 KCon 也搞了个黑客摇滚音乐会,当时我年少不懂事,写了一篇《国内某小破安全公司居然想搞摇滚音乐会,还想让帮忙送票。。。》,没想到居然被知道创宇的老大赵伟转了,虽然他骂了一句「神经病」。

我跟赵伟第一次见面是在 2017 年 KCon 会后的饭局上,一伙人围在一个大圆桌边吃东北菜铁锅炖鱼贴饼子。

赵伟爱笑,笑起来眼睛眯成缝,丝毫没有CEO包袱,这也让初次见面的人感到轻松,没有包袱。某个瞬间,我甚至感觉他是我大学宿舍里那个经常翘课去网吧打游戏的哥们。

一桌人果真聊到打游戏的事,赵伟说创业就要像打游戏一样「猥琐发育,别浪!」,说完他又笑了,略带猥琐。。。 。。。


赵伟


没入行时,我真以为他只是个屌丝创业者,后来我读到了他的创业故事。

当年他在硅谷做科学家,做出了几个世界级的发明,打算带到国内用,遂离职回国创业,可回了国却发现国内跟海外环境大不相同,相关法律法规尚未完善,国人没有网络风险意识。

他带着一帮人挤在回龙观的出租房里,为了省暖气煤电,穿着军大衣办公,为了谈成生意,他在大冬天里在客户楼外被冻得鼻涕横流。

在公司艰难的时刻,他拼命陪客户喝酒,就为了拿到单子。公司账面分文时,他不敢告诉员工,自己四处找朋友「跪着」借钱,借高利贷,险些跳楼轻生。他说「怕招来的技术大牛跑掉,自己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

可即便在至暗时刻,他也保持着一个黑客的自尊。

一个大客户问他,你不是黑客么?帮我盗个60级的魔兽世界账号,这单就给你,赵伟急了,「我是黑客,我不是小偷啊!」

后来,知道创宇估值超过20亿,成了国内安全创业品牌里的巨星,腾讯目前投资过唯一一家网络安全公司。


赵伟在 KCon 现场


我猜,赵伟肯定也喜欢摇滚。

KCon 现场那天他说,不想让 KCon 变成又一个商业性质的会,想让大家觉得 KCon 有品位。

那一刻,我冥冥之中感觉 KCon 就是赵伟内心的保留地,作为在一个估值超过20亿美金独角兽企业的核心人物,他肩负着一千多号员工的期待,也肩负着相应的社会责任,于是,他不得不扮演一些原本自己并不一定喜欢的角色,于是,他把那个曾经很骚又很刚的黑客ICBM(赵伟的ID),曾经险些跳楼的创业者,留在了 KCon,也把年轻,纯粹乃至狂妄留在这里。

以上这段是我YY出来的,希望赵伟不要来打我,哈哈溜了溜了……哦对了,赵伟的 ID 是 ICBM,简称 IC,而 KCon 的 K字,就是IC。



议题我实在听不懂,就不讨论,有兴趣的可以去 KCon 的官方账号看,这里给个传送门:《KCon 2018黑客大会圆满落幕 有料有趣明年再续》,有兴趣的可以留言,我试着帮问要一下PPT。

歌,倒是听懂了,头一天王启唱了一首《冒险》。

在这个年轻的时代,

用力去爱,不怕伤害,

错过就不在。

在这个疯狂的年代,

大步前迈,行动起来,

沿途的风采。

睁开你的眼,看看这世界,

还等什么,别想太多,跟我去冒险。

乘着风,伴着雨……


他又操着燥嗓唱了一场《后来》,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第二天,张荡荡唱了《当我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姑娘正在疯狂路腰子》


我拿手沾满阳光

轻轻抚着你的脸啊

街上的老人抬起头

对昨天说

昨天

再见

……

在 KCon,大家只是静静地听,静静地听。


最后再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谢幺,科技科普作者一枚,日常是把各种高大上的技术知识、黑科技讲得通俗有趣。如果有什么有意思的科技类问题,可以加我的个人微信:dexter0。

不想走丢的话,请关注【浅黑科技】。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