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隐秘往事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02-27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文 | 木子Yanni


漂亮国是个神奇的地方。


这里不仅盛产连环杀手,而且杀手还总喜欢卖弄智商,搞出一堆乱码让人破译,自己则躲在暗处捂嘴嘲笑。


1968 年,一个自称“黄道十二宫杀手”的人,使用枪支和刀,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制造了一系列凶案。


作案期间,凶手多次挑衅警方,不仅主动公布大量未公开的犯罪细节,还给多家报纸写信,称要为 37 起谋杀案负责,惹得警方连连摇头:别闹,没那么多。


事实上,对整个社会来说,比缉凶本身更折磨人的是,凶手精心设计的神秘密码信,竟挑起了一场长达 51 年的解密游戏。


(一) 情人巷谋杀案和 Z408 密码


夜莺甜唱,玫瑰含羞,月亮在杀人。


1968 年 12 月 20 日,这天是周五,16 岁的高中女生贝蒂卸下一周疲惫,满心欢喜地准备迎接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


贝蒂的约会对象,是大自己一岁的戴维。


戴维有着酷似费玉清的俊朗外表,学习好不说,还是校摔跤队的成员,会点儿拳脚,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之三百。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戴维和贝蒂


当晚,这对热恋中的情侣,参加完圣诞音乐会,便开车去了赫尔曼湖路。


这是当地有名的情人巷,空气中跳跃着粉红泡泡的那种。


23:00 左右,一辆车开进车道,恰好停在距离贝蒂和戴维不远的地方,紧接着,一个男人走下车,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俩人立刻下车。


一头雾水的戴维刚推开车门,立刻被黑黝黝的枪口顶住了脑袋,来不及施展拳脚功夫,男子已扣动扳机,瞬时鲜血四溅。


旁边的贝蒂一看情况不对,惊恐地打开车门,拔腿就跑。然而,在子弹面前,一切都是徒劳:凶手连开 5 枪,枪枪不落空。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贝蒂和戴维驾驶的车辆


附近的人听到枪声,迅速拨打 911。但当警察赶到时,贝蒂和戴维都已没有了生命迹象,凶手也早就驾车离开,现场只留下 10 枚凉透了的弹壳。


由于缺少证据,案件侦破停滞不前,一转眼,已是次年夏天。


1969 年 7 月 5 日,新的一天刚刚开始,凶手便开始了第二次作案。


这一次的袭击地点,也是一处情人巷,叫做蓝石泉公园,距离上一次的枪击现场,只有 6 公里左右。


此次的遇袭者,是一对年轻夫妻:22 岁的达琳和 19 岁的迈克尔。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达琳和迈克尔


达琳和迈克尔开车出门购买烟花,计划为派对助兴。


行驶过程中,迈克尔察觉到有车在跟踪,坐在驾驶位上的达琳也心觉不安,一脚油门加快了车速,可那辆车始终紧追。


紧张之下,车子撞上了一段木头,被迫停了下来。那辆一直尾随的车也开始减速,最后停在了达琳的左后方。


达琳和迈克尔紧张地盯着那辆车,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但仅仅几秒钟,那辆车就开走了。两人长舒一口气,原来是想多了。


事实上,他们想少了:五分钟后,那辆车折返回来,再次停到了原位。


一个男人走下车,手持强光手电筒,先后照向达琳和迈克尔的脸,两人以为遇到了便衣警察,正要掏证件,不料男子突然开枪射击。


在确认达琳和迈克尔都已中枪后,凶手回到自己的车里,关上车门,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迈克尔难忍剧痛,发出了微小的呻吟。


凶手眉头一皱,叹了一口气,再次下车,朝达琳和迈克尔分别补了两枪后,驾车离开。


寂静夜里,数声枪响引起了公园守夜人的警觉,他迅速报警,但警方却不以为然,非说守夜人听到的声响,只是美国 7 月 4 日为庆祝国庆燃放的烟花,根本不是什么枪声。


直到三名晚归的青少年路过,看到血腥的现场,慌忙报警,警方这才意识到是真出事了,等赶到现场时,迈克尔还存有一丝呼吸,被紧急送往医院接受救治,而达琳于 0:38 分被医生宣告死亡。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死亡证明书


0:40 分,距达琳被宣告死亡仅过去两分钟,瓦列霍警察局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声称自己是凶手。


我想要报告两起谋杀。


从哥伦布路向东,往公共公园方向走一英里,你会在一辆棕色的车中找到两个孩子,他们是被一把 9 毫米鲁格尔手枪杀死的。


另外,去年那两个孩子也是我杀的,再见。


谋杀案才刚发生,就连警察局,都只有当晚值班的警员才知道,更为关键的一点是,男子在电话中提到的 9 毫米手枪,与案发现场的勘查情况相符,由此,警方肯定,打来电话的人确是凶手无疑。


警方立刻对这通电话进行追踪,发现男子使用的是一个加油站旁的公用电话,赶到时,对方早已不见了踪影。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公用投币电话


让警方没想到的是,这次挑衅,只是个开始。


1969 年 7 月 31 日,《旧金山纪事报》、《旧金山观察者报》和《瓦列霍时报–先驱报》三家报纸,分别收到了自称是凶手的信件。


来信有两页,第一页是凶手的自证,列出了很多警方尚未公布的犯罪细节,但原文中有几处拼写错误,一时无法分辨是无心还是故意。


编辑好,我是去年圣诞节赫尔曼湖两名青少年遇害案的凶手,也是 7 月 4 日在瓦列霍高尔夫球场附近杀死那名女孩的凶手。


为了证明确实是我杀了他们,我列出一些只有我和警方才知道的细节。


圣诞节案件:1、子弹品牌是 SUPER X;2、共开了 10 枪;3、男孩仰卧,脚朝车的方向;4、女孩右侧卧,脚朝西。


7 月 4 日案件:1、女孩穿着带图案的宽松长裤;2、男孩的膝盖也中了枪;3、子弹品牌是“西方”。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圣诞节案现场的 SUPER X 弹壳


信件的第二页,是一封密码信。


这封密码信由 408 个字符组成,混合了字母、符号和数字,简称为 Z408。


密码被拆成了等长的三部分,三家报社各收到了其中之一。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Z408:图源 public domain


寄信人在信中威胁到:密码中藏着我的身份,我希望你们把密码登在报纸头版,否则,我会“整个周末到处杀人,杀完一个再继续,直到杀满十二个为止”。


最后的署名,是一个由圆和十字组合而成的奇怪符号,有点像射击准心。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署名处的奇怪符号


尽管警方无法 100% 确认这封信就是出自凶手,但再三斟酌,这封密码信还是如寄信人所愿,被刊登在了报纸上。


与此同时,警方还做了另外两件事:


1、向凶手喊话。


瓦列霍市的警察局局长亲自出面,迎合凶手的心理,公开邀请信件作者提供更多作案细节,以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杀手身份,实则希望从更多信件中提取线索,揪出此人;


2、Z408 解密


美国国安局、中央情报局以及联邦调查局都投入精英力量,试图尽快破解密码,擒获真凶。


凶手是否愿意接受警方邀约,自曝更多细节,尚未可知,但密码倒是先被破解了,只是破解者并非政府人员,而是一对普通的教师夫妇。


哈登是一位高中教师,与妻子贝蒂一样,两人都是业余密码爱好者。


从第一眼看到报纸上刊登的杀手密码起,哈登如同被卷入旋涡,沦陷其中,妻子贝蒂也第一时间加入丈夫的解密行动。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业余密码爱好者哈登


在此之前,哈登和妻子没有任何密码破译方面的实际经验,面对这 408 个杂乱无章的字符,很多时候,两人只能求助书架上的密码学书籍,然而并没什么卵用,破解陷入僵局,哈登几次想要放弃,贝蒂却觉得可以换个角度再试试。


当贝蒂试着揣摩犯罪心理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既然凶手创造密码,还大费周章地威胁报纸刊登,一定有他的目的,比如希望获得公众的眼球。


对这样一个自我的人来说,他想要传达的信息,非常可能用“我” (I) 来开头。


贝蒂继续猜想:“杀人”(KILL) 这个词也很有可能出现,说不定,第一句话就是“我喜欢杀人”(I LIKE KILLING) 呢?


按照这个思路,KILL 这个单词以两个字母 L 结尾,如果在凶手给出的密码中,找出所有连续出现两个的符号,假设这些符号都代表字母 L,那么,往前顺推,前面两个符号就代表 K 和 I,以此在全文中做类推带入,也许就能破解。


但棘手的一点是,英文字母只有 26 个,密码中出现的符号种类远超这个数,假设目前思路是对的,这就意味着,同一个字母,方块能表示,三角也能表示,倘若密码中还存在拼写错误,更会极大增强密码的复杂度。


经过大量尝试,其中一段密码有了突破:首行出现疑似 “我喜欢杀人” (I LIKE KILLING) 的语句。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疑似 I LIKE KILLING


贝蒂的猜想没错,揣测凶手心理的破解思路奏效了!


破译密码这件事,找到突破口,就如同一脚踩到油门,没多久,哈登和贝蒂就成功破解出了 Z408 的内容,别说,其中还真存在一处拼写错误:


“我喜欢杀人,因为太有趣了,比在森林中猎杀野生动物还要有趣,因为人才是最危险的动物。


杀人给我带来震撼,这种感觉,比和女孩交欢还要好,最棒的是,当我死后,我会在天堂里重生,我杀死的人都会成为我的奴隶。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否则你们就会试图拖慢我的脚步,或者阻止我为了永生而积累奴隶的行为。”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翻译手稿


解密行动圆满成功,共耗时二十余小时,但遗憾的是,其中没有任何有助于破案的线索。


密码破解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公开,凶手倒有了新动作,他再次寄来一封信,回应警察局长之前的喊话,再次力证自己确实是凶手本手。


这封信长达三页,信中,凶手将自己称为“黄道十二宫杀手” (the Zodiac),讲述了更多犯罪细节,简单翻译如下。


编辑好,我是黄道十二宫杀手。


既然你们希望我描述更多作案细节,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7 月 4 日的谋杀:我没有打开车门,因为车窗本来就是摇下来的,当我对着那个男孩的头准备开第一枪时,他往后一倒,我就没瞄准,这才射中了他的膝盖。另外,报纸上说我驾车离开现场时,猛踩油门,假的!我明明是缓缓离开现场的。


去年圣诞的谋杀:警方一直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在黑暗中击中受害者的。其实很简单,我在枪筒上粘了一个小巧的手电筒,这种方式射击,子弹正好可以击中手电筒光线的中心位置,所以根本没什么瞄准器,你们想多了。


多说一句,我的信息没登上报纸头版,我很不开心。


顺便再问一句:密码破译的开心吗?希望警方享受这个过程,因为密码一旦破解,你们就能抓住我了。


此时,黄道十二宫杀手并不知道,他精心设计的 Z408 密码,其实已经被破解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公布消息,信中所谓的破解就能抓住凶手,也只是他为了激发警方破解兴趣而耍的小手段罢了。


就目前来看,凶手的小手段已经得逞,但警方的麻烦还没结束。


凶案,仍在发生。


更难解的密码,还在后面。


(二) 无人能解的 Z340 密码


1969 年 9 月 27 日,星期六。


黄道十二宫杀手再次行动,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选择在白天动手。


这天下午四点,20 岁的布赖恩和 22 岁的塞西莉亚,驾车前往贝里耶萨湖的一个小岛,准备享受一次惬意的野餐。


两人谈笑风生,凶手缓慢靠近。


布赖恩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名男子,此人身高约一米八,戴着一个刽子手式的黑色头罩,头罩一直延伸到胸部,上面还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是圆圈加一个十字。


头罩把男子的脸遮挡得严严实实,他甚至还戴了一副太阳镜,连眼睛都不外露。


此外,他的手上拿了一把枪,腰上挂了一柄刀。


一眼看过去,怪异且恐怖。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诡异的扮相


看到布赖恩和塞西莉亚两人努力保持镇定的样子,男子率先开口,说自己是一名逃犯,刚从监狱逃出来,急需钱和车前往墨西哥。


布赖恩一听,原来是抢劫,赶忙把钱和车钥匙双手奉上,破财免灾嘛,但男子把钱和钥匙装进口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掏出了一条塑料晾衣绳,命令塞西莉亚把布赖恩绑起来。


强敌当前,塞西莉亚只得照做。


随后,男子把塞西莉亚也绑了起来,并把布赖恩身上的绳子重新绑紧。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男子吐出一句话:“我要用刀捅死你们。”


由于被捆绑,布赖恩和塞西莉亚挣扎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男子拔出腰上的刀刺过来,两人多处受伤。


行凶结束后,男子把钱和车钥匙扔到了地上,掏出一只毛毡粗头笔,在布赖恩的车门上留下一段怪异的信息后,转身离开。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凶手在车门上留下的信息


男子走后,布赖恩和塞西莉亚都还活着,两人拼尽全力挣脱绳索,奋力呼救,附近的两名渔夫听到声音,赶忙报警,随后,两人被送往医院抢救。


遗憾的是,只有布赖恩活了下来,但身中 24 刀的塞西莉亚不幸离世。


作案后,黄道十二宫杀手并不知道两人已经得到渔夫救助,以为他们必死无疑,当晚便给警察局打去电话,主动认领这一起案件。


我要报告一起谋杀案,更准确地说,是一起双重谋杀案。


案发地点是公园总部以北两英里处,受害者位于一辆白色大众卡曼吉亚汽车旁。


我就是杀人凶手。


这是黄道十二宫杀手发动的第三起谋杀,加上之前的两起,总共有六名受害人,其中两名男性存活。


这样的结果,让黄道十二宫杀手有些难受,他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才能对外证明自己的攻击实力并不弱。


两周后,一起针对男性的谋杀案出现。


1969 年 10 月 11 日晚些时候,29 岁的出租车司机保罗驾车在街上闲逛,搜寻着每一个潜在的乘客。


突然,他看到一位男士在前方挥手示意,保罗赶紧开过去,停在了男士身边。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出租车司机保罗


男士上车后,保罗热情地询问目的地,男士吐出一个地点:普雷西迪奥高地。


保罗知道这个地方,那是一片住宅区,想到等会儿到了目的地,说不定立刻就能接到下一位乘客,不用再跑空车时,保罗振了振精神,朝目的地驶去。


保罗不知道的是,他搭载的这位乘客,正是街头巷尾热议的黄道十二宫杀手。


到达目的地后,保罗把车停稳,车前灯照亮的区域中,一个人正在遛狗。


保罗回头,示意坐在后排的男士结账下车,可男子抬头看了一眼车前遛狗的人,停顿了几秒,提出让保罗再往前开一个街区。


保罗没多想,车辆再次启动。


当车辆开到华盛顿街和樱桃街的交叉口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男子突然掏出一把枪,抵住了保罗的头,并用另外一条胳膊勒住了保罗的脖子。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保罗甚至还没回过神来,男子已经扣动了扳机。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事故发生地


黄道十二宫杀手之所以中途变更目的地,就是想避开那个遛狗的人,但他不知道,在漂亮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很多时候,有没有目击者,其实并没那么重要


杀人后,黄道十二宫杀手从后排下车,坐到副驾驶位置,开始擦拭出租车内部的血迹。


此时,一个 14 岁的小女孩刚好走到出租车前方,和车内的杀手来了个对视。


小女孩也很生猛,她不仅自己看,还叫来自己的两个兄弟一起看。


三位小勇士不仅悄悄围观杀手擦拭车辆内部,还围观他下车,擦拭出租车外部,最后目送杀手关上车门,径直离去。


嚯,好家伙,小勇士们决定报警。


电话中,他们描述凶手是“一位穿着深色夹克的白人男性”,但好巧不巧,接电话的警员记录下的信息却成了“黑人男性”。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警方提供的嫌疑人素描


几分钟后,两位巡逻警员就到达了报警人提到的地点,刚好看见一位白人男性走在街上。


警员立刻上前,询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白人男子说他刚刚看到一个人拿着枪朝东跑了,两位警员立刻调头朝东。


也许是夜色深沉,也许是眼神不好,两位警员谁都没有留意到白人男子的深色衣服上,沾染着的大片血迹。


无缘对面手难牵,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和之前一样,黄道十二宫杀手在作案后,又开始挑衅,这次直接是一连串。


1969 年 10 月 13 日,他给《旧金山纪事报》寄去一个信件,里面有两样东西。


1、一块布。3 英寸 * 5 英寸大小,灰白相间,看上去是整齐撕扯下来的,上面带有血迹。这与遇害司机保罗缺失的衣物相符。


2、一封信。信中,凶手嘲笑道:“当时警方本来可以抓住我的,但他们只是骑着摩托在路上飞驰,仿佛在比谁发出的噪声更有气势。”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凶手的嘲笑信件


1969 年 11 月 8 日,凶手又寄来一封信,还有一段新密码,包含 340 个字符,比上一封密码信略短一些。


我是黄道十二宫杀手。


最近一段时间内,你们不会听到什么新的坏消息,不过,还请你们把这段新的密码再刊登在报纸头版,要知道,当你们忽略我的时候,我会觉得孤独。


而当我孤独时,我又会开始做我爱做的事情了。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Z340 密码


Z340 从表面上看,与上一封没什么不同,但显然,上一封密码信的破解速度激怒了凶手,这一次,他精心设计了很多花样,警方甚至搬来了南加州大学教授凯文·奈特的人工智能软件 CARMEL,可惜,依然毫无头绪。


谁能破解 Z340,简直就能封神,可惜,神久久没有出现,而恶魔依旧在出没。


1969 年 11 月 9 日,黄道十二宫杀手又给《旧金山纪事报》寄去了一封信,内容长达 7 页,绝大部分都是炫耀和嘲笑。


截至 10 月底,我已经杀了 7 个人。


警察永远抓不住我,因为我实在太聪明了。


1、警方给出了我的素描,但事实上,我只有杀人的时候才会那么伪装,其余时候完全不同;


2、警方说有我的指纹,完全是胡扯,我在手指上涂了两层飞机粘合剂,根本不会留下指纹。


凶手在信中提到,自己已经杀了 7 个人,关于这一点,警方并不认同,认为凶手是故意把和自己无关的凶杀案扯进来,好凸显自己的能力,事实并非如此。


四个月后,也就是 1970 年 3 月 22 日,黄道十二宫杀手寂寞难耐,又开始做他爱做的事情了。


这天临近午夜时分,身怀 7 个月身孕的 22 岁凯瑟琳,带着 10 个月大的女儿,开车前往佩特卢马探望母亲。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凯瑟琳


当她快要开上 132 号公路时,身后一辆车突然狂按喇叭,还亮起前灯,凯瑟琳一脸蒙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降低了车速。


此时,后车加速行驶到凯瑟琳旁边,男司机摇下车窗,大声呼喊,提示凯瑟琳车辆的左后轮胎在摇晃,凯瑟琳当时害怕极了,犹豫再三,靠边停了车。


那位热心男司机也停了车,说自己有工具,可以帮忙修理,凯瑟琳不知如何拒绝,便接受了这番好意。


不一会儿,热心男司机就“修好”了,准备开车离开,凯瑟琳道谢后,也回到车里。


然而,凯瑟琳刚刚发动汽车,左后轮直接就掉了下来。


凯瑟琳气到说不出话,这明显是刚才那个人干的,他不仅没有固定螺丝,反而把螺丝给卸了。


此时,那位男司机还没走远,他又倒了回来,并走下车,站在掉了的车轮旁,一脸惊讶地说到:“哎呀,这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很明显,他在暗示凯瑟琳,这不是我干的。


紧接着,男司机提出可以送凯瑟琳去附近的加油站寻求帮助。怀有身孕的凯瑟琳,看了看怀里的女儿,无奈之下同意了,坐进了男子的车里。


可是,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一连经过了好几个加油站,司机却都没有停车,反而一口气在乡间小路上开了近两个小时。


也许是上天怜惜,男子开着开着,一不留神开到了高速路的出口匝道上,不得不停车,凯瑟琳抓住机会,抱着女儿逃下车,藏进一个灌溉使用的沟渠里。


夜色深沉,男子拿出手电筒,四下寻找凯瑟琳的踪迹,还没等找到,一个真正的好心司机路过,以为有人遇到了麻烦,便停下车,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面对此情此景,男子心里慌得一批,赶忙摆摆手,跳回车里,迅速离开了。


凯瑟琳一直躲着,直到看到一位女司机正要开车经过,才跑出来寻求帮助。


随后,当凯瑟琳向警察描述犯罪嫌疑人长相时,一转头,正好看到一张贴在警局墙上的通缉令,马上指着上面的人像说,这就是刚刚的那个人。


警察转头一看,那正是黄道十二宫杀手的素描像。


后来,警察找到了凯瑟琳的车:有人重新安装好了轮胎,并把车开到了一个僻静处,点了一把火,将车彻底烧毁了。


黄道十二宫杀手此次作案未遂,似乎还受到了一番惊吓,足足一个多月没有消息。


但之后,他又开始了一系列寄信行为,因为这比出门杀人安全得多。


1974 年春天,“黄道十二宫杀手”寄出了最后一封信,信中,他声称自己已经谋杀了 37 个人,还带着社会评论家的调调,对电影《招魂者》进行了评价,说这是他看过最好的喜剧。


此后,他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由于一直未能确定凶手,旧金山警察部门在 2004 年 4 月,将此案标示为“闲置” (inactive),后来又在 2007 年 3 月,重启对此案的调查。


人们在猜测黄道十二宫杀手身份的同时,仍在不停尝试破解那封 Z340 密码。


(三 ) 技术宅男破解记


神秘的 Z340 密码吸引了无数解密爱好者,其中不乏专业人士,但它完美得如同教科书案例,让人找不到一丝破解头绪。


半个世纪之后,美国软件开发员 David Oranchak、澳大利亚的数学家 Sam Blake 和比利时的程序员 Jarl Van Eycke 一起,终于破解了跨越半个世纪之久的 Z340 密码。


澳大利亚数学家 Sam Blake 创建了 65 万种密码符号的组合,并把所有的组合方案,输入到由比利时程序员 Jarl Van Eycke 开发的一款密码破译程序 AZdecrypt 上面,希望借此找到杀手加密信息的手法。


当 65 万种密码组合被放入密码破译软件后,软件立刻开始尝试破译。很多天过去了,三个人终于在无数个无效解法中,发现了一个似乎含有少量具体单词的解法,包括“希望你”、“试着抓住我”、“或者是毒气室”。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但除此之外的其他字符,看上去依然毫无意义。


根据已有出现的少量正确字符,数学家 Sam Blake 对密码进行拆分,前两部分各 9 行,第三部分 2 行。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接着,Sam Blake 用对角线的方式,对三部分密码分别进行了重新排列。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放到密码中看,就是这样排序。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经过重新排序后的密码,就变成了下面这样。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三人再次打开破解软件,尝试先对第一部分进行破解,这下可好,之前出现过的几个单词都消失了。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怎么会这样?


一番心态调整后,他们借助破解软件的功能之一,把之前出现过的单词进行固定,再对非固定部分进行破译。


短暂的等待后,屏幕上出现了一段非常清晰的文字,只是其中仍包含难以理解的部分。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看到这一幕的 Sam Blake,直接激动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因为他清楚地记得,在 1969 年 11 月,自称是“十二宫杀手”的人曾给某电视节目去电,在电话中,凶手非常清楚地说出了“我需要帮助”,“我病了,我不想去毒气室”等几句话。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当时的报道


结合相关历史资料,三人判断,目前破译出的内容大部分是正确的,破译方向没错。


接下来,他们又用同样的方法,对第二部分进行破译,但得到的结果中,也只能看出个别单词,比如“奴隶”、“天堂”、“害怕”等。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他们又对第三部分进行了破译,得出的结果也是一样,仅能看出“我会”、“简单”以及“死亡”。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等下,里面好像混入了什么熟悉的东西!在这里,有个倒着拼的“天堂”。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这时,三人回想起,在凶手过往的信件中,曾经多次出现“天堂”这个单词。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黄道十二宫杀手过往信件中出现的“天堂”


按照“倒拼”的思路,他们先对最短的第三部分进行断句。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接着,“倒拼”其中不正确的词汇,一个完整的句子出现了:在天堂,生命将会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三人回过头,再次分析没有完整破译的前两部分,他们发现,内容中好像存在拼写错误,比如把「NOW」写成了「OOW」,「FOR」写成了「FOV」,类似的错误,在凶杀过往的信件中也多次出现,看起来,凶手常常会拼错单词。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三人对拼写进行修正,并从头梳理,很快,一篇完整的译文出现了。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据 David Oranchak 分析,凶手在加密信息前,先对信息做了一些处理,比如设计倒拼等,再加上里面还有拼写错误,这恐怕就是为什么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密码都没有被破译的主要原因。


尽管 Z340 密码已被破解,但这并没有让案件出现实质性进展,就如同在这过去的五十多年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几乎石锤的嫌疑人,但当所有人都认定此人一定就是黄道十二宫杀手时,最后都是啪啪打脸。


(四) 砸不下的石锤


范贝斯特 (Earl Van Best Jr. ) 是第一个被认为是黄道十二宫杀手的嫌疑人,他之所以进入警方视线,不是因为证据,而是因为儿子。


2014 年,居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斯图尔特,写了一本书,叫做《最危险的动物》。


起初,这本书摆在书店里,一本都卖不出去。偶然之下,纽约杂志发表了一篇与之相关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书不仅在互联网上引起轰动,还迅速登上图书畅销榜,成了销量担当。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最危险的动物》


在书中,斯图尔特通过展示细节,详细论证自己已故的父亲范贝斯特,就是著名的黄道十二宫杀手。


时间回到 2004 年 7 月的一天,烈日炎炎,知了吵个不停,斯图尔特无聊地坐在沙发上,漫无目的地调台。


突然,一档探秘类节目出现在屏幕上,讲的正是关于黄道十二宫杀手的事情。斯图尔特放下遥控器,聚精会神看了起来。


当屏幕上闪现出 1969 年的通缉令时,斯图尔特发出一声尖叫。刚好在这个时候,斯图尔特的儿子跑进房间,看到屏幕上那张画像,抬手指着屏幕说:“爸爸,那是你。”


斯图尔特无奈地冲儿子笑笑。他心里清楚,自己和父亲确实长得很像,此刻儿子的反应,刚好侧面说明了一点:父亲的长相,与目击者对黄道十二宫杀手的描述非常一致。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左:凶手素描像

右:范贝斯特


谨慎起见,斯图尔特还翻出了父亲的老照片,左看右看,越看越像。


可怕的是,斯图尔特还发现了其他证据。


首先,父亲名字的字数,和黄道十二宫杀手提到自己名字的那个密码字数完全一样;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同样没能破解的密信


其次,在自己的出生证明中,父亲曾写下“旧金山”一词,这与黄道十二宫杀手信中出现的“旧金山”一词,字体完全一样;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斯图尔特的出生证明


此外,父亲和黄道十二宫杀手之间,还有更多重叠的小细节。


比如父亲手指上有一道伤疤,有目击者称,看到黄道十二宫杀手的手上也有一道伤疤;又比如黄道十二宫杀手曾在信中提到过风琴,而父亲刚好也演奏风琴。


这、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证据确凿吗?


斯图尔特立刻报警。看到这些证据,警方也眼前一亮,但随着验证工作的不断进行,警方得出结论:高兴早了,范贝斯特不是黄道十二宫杀手。


1、斯图尔特提供的出生证明笔迹,经过调查发现,并不是出自其父范贝斯特之手,而是当时专门负责办理出生证明的牧师所写,假如字迹真的能证明与黄道十二宫一致,那凶手也该是这个牧师才对;


2、几乎所有的目击者都提到,黄道十二宫杀手是个非常强壮的人,而斯图尔特与强壮一词根本不沾边。


看来是搞错了,白忙一场,再来。


第二个高度疑似黄道十二宫杀手的嫌疑人,叫做艾伦 (Arthur Leigh Allen)。


当时,艾伦几乎被石锤认定,在以黄道十二宫杀手为主题的电影中,用的就是有关艾伦的间接证据。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艾伦


警方找到的证据有以下几点:


1、1969 年 9 月 27 日,也就是野餐凶杀案那天,一大早,艾伦就出门了,等晚上回来,家人吃惊地发现,艾伦浑身都是血;


2、杀手在信中自称黄道十二宫杀手 (the Zodiac) 之前,艾伦已经自称 Zodiac 了;


3、艾伦有一件风衣,和在凶案现场发现的一模一样,而且艾伦鞋子和手套的尺寸,都与黄道十二宫杀手的尺寸相符;


4、艾伦性格安静,不擅交际,还是个有名的恋童癖,符合连环杀手的特征。


凭借上述证据,警方对他审讯了好几次,还认真搜查了他的住处。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过,没多久,一名受害者在录口供时,在一堆照片中认出了艾伦,指认他就是黄道十二宫杀手。于是,警方又一次搜查了他的住处。这次,警方有了发现。


警察找到了一些武器,以及关于黄道十二宫杀手的一些录音带。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各色各样的武器


但与此同时,警方也发现了一些反面证据。


比如字迹,艾伦的字迹和黄道十二宫杀手的字迹相比,不能说一模一样,简直是毫不相干,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DNA 不同。


警方曾对黄道十二宫杀手寄出的所有信件进行了勘查取证,终于在其中一封信的邮票背面提取到了 DNA。老美寄信贴邮票时,习惯于用舌头,你懂的。


警方提取了艾伦的 DNA,与之进行比对,不匹配,这说明艾伦不是黄道十二宫杀手。


尽管艾伦身上有重大的间接证据,是社会公认的头号嫌疑人,但实物证据无法匹配,很明显,艾伦不可能是黄道十二宫杀手。但警方不愿承认,反而开展更多调查,试图找出其他铁证,来证明艾伦就是凶手。


警方如此行为并不难理解。在十二宫杀手逍遥法外的时候,整个加利福尼亚州都处在恐慌中,所有调查此案的人都渴望结束这样的恐惧,所以,他们试图抓住一个最有可能的凶手,而不是找到与确凿证据相符的人。


社会需要一个句号,而艾伦,成了当时最好的赌注。


就在警方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时,艾伦却因为心脏病发作,离开了这个世界。而警方从头梳理了所有的证据,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艾伦确实不是凶手。


又搞错了,但一个更接近石锤的嫌疑人出现了。


2007 年,一个叫做丹尼斯的男子向警方报告,说自己的继父杰克,就是黄道十二宫杀手,并给出了相关证据。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左:丹尼斯

右:杰克


1、杰克的遗物中,有一把尖刀,上面有干掉的血迹,还有一顶刽子手头套,以及不少非常可怕的影像资料;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丑哭的刽子手头套


2、杰克与黄道十二宫杀手的字迹非常相似。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二者的字迹对比


警方一听,嚯,听着就像石锤,迅速开展调查。


2009 年 6 月 26 日,警方通过 DNA 比对,确认杰克就是黄道十二宫杀手。


但神奇的是,十个月后,也就是 2010 年 4 月,DNA 检测结果又被警方推翻。


这下,洛杉矶警方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指责:保存 DNA 和检测 DNA 的方法都不正确,你们到底会不会当警察!


得,眼看要砸下去的石锤,这下又跑偏了。


几十年间,眼看黄道十二宫杀手逍遥杀人、嚣张挑衅,先后寄出数封信件,又一次次完美隐匿。末了,却如同夕阳西落、石沉大海,整个美国充斥着一股无能为力的悲哀。


从繁华都市到僻静山野,一张张面孔鲜活流动,最后归于沉寂。这其中,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所有人都想知道,但没人知道答案。


2020 年 12 月底,三位程序员对外宣布已成功破解“黄道十二宫”连环杀手的 Z340 密码信,还专门制作了一期视频,发布在 David Oranchak 的个人频道上,直观展示了密码破译的过程 (视频观看地址可戳文末参考资料 1)。


几天后,三位技术宅男的破解,获得了 FBI 的官方盖戳认可。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FBI 竖起大拇指


在破解视频的开头,他们写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所做的这些努力,是为了被杀手杀死的人们及其后代,我们希望正义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黄道十二宫杀手和他的密码谜局


要相信,所有的未解之谜,皆因时机未到。



参考资料:

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oQLPRE21o

2、https://zodiackillerfacts.com/the-crimes/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Zodiac_Killer

4、封面图来源于独立工作室 Punch Punk Games 开发的游戏:This Is The Zodiac Speaking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qianhei.net/yinmiwangshi/223.html

微信公众号:浅黑科技

商务合作

  • Email:pr@qianhei.tech
    Wechat:woshimantoujie

  • Email:shizhong@qianhei.tech
    Wechat:shizhongmax

  • Wechat:woshimantoujie

  • Email:sub@qianhei.tech
    Wechat:xieyaopro